生姜太郎 - 分卷(11) 特有引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尤其是那天晚上,他以为宣兆出了事,匆匆赶到酒吧,那次宣兆叫他 柏言,宣兆抓着他的衣摆,他把宣兆揽在身后,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保护宣兆。

    那天昏暗的包厢里,宣兆看着他的眼神不再是看一个 小朋友 时候的逗弄和戏谑,而是一种全然的信任和依赖,岑柏言至今想想那个眼神都觉得心颤。

    以后别这么叫我了。 岑柏言低声说。

    宣兆正在和过紧的衣袖作斗争,没听清岑柏言说什么:嗯?

    岑柏言心头一跳,被这个尾音悠长的 嗯 弄得心烦气躁,扔下一句没什么,接着给宣兆抻袖子的时候,宣兆胳膊冷不防被岑柏言一拉,整个人踉跄一步。

    岑柏言长臂一勾,揽住宣兆的腰把人圈住:怎么这么娇气,轻轻一碰就倒,你是花瓶吗?

    我说你这个人啊, 宣兆刮了刮鼻梁,怎么这么霸道,明明是你差点儿把我弄摔跤,反倒怪起我来了。

    岑柏言眉毛一挑:我不是还扶你了吗?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了, 宣兆在岑柏言手臂上轻轻一拍,有些嗔怪地看了岑柏言一眼,松手,我自己能站稳,把我拐棍拿来。

    岑柏言闻言,伸脚把宣兆靠在穿衣镜前的拐棍踢的远了点儿,接着神气活现地冲宣兆 哼 了一声。

    幼稚又无聊,简直像个小狗崽子。

    你啊你. 宣兆哭笑不得,抬手想去拍一下岑柏言毛茸茸的脑袋,怎么有你这么无理取闹的小朋友?

    岑柏言英俊的眉峰一拧,突然攥住了宣兆手腕,垂头紧紧盯着宣兆:以后能不这么叫我么?

    他身形高大,凝眉认真起来的时候有种逼人的气势,不像小狗崽子了,像一只盯上了猎物的狼。

    宣兆还维持着那个半抬着手的姿势,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岑柏言好像. 无意识地在和他争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主动权?

    这个认知让宣兆觉得危险,他大脑里的防御机制飞速运转着,恰好这时候,店员拎着一身新的衣服过来,打破了这小小的僵持。

    先生,这件是大号羽绒服,我帮你换上吧。 店员说。

    岑柏言抿了抿嘴唇,松开抓着宣兆的手,对店员说:我来。

    他俯身替宣兆把拉链解开,这个姿势使得他离宣兆非常近,宣兆一低头,鼻尖就能碰到岑柏言后脑上的头发。

    宣兆心跳得越来越快,他必须要加快节奏,才能把掌控权牢牢攥在自己手里。

    柏言? 宣兆轻声说。

    温热的唇息从耳畔擦过,岑柏言微微一怔。

    那以后就叫你柏言吧, 宣兆笑盈盈地说,好不好,柏言?

    岑柏言身形稍显僵硬,耳根泛起的浅红一直蔓延到了脖颈,他不想宣兆喊他 小朋友,等宣兆真的喊了他的名字,他脑子突然一片混乱,与此同时胸腔里迅速扩散开一种愉悦的感受。

    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宣兆,于是生硬地扭过头,对店员说:把橱窗里边模特穿的那几件都扒下来试试。

    柏言, 宣兆看着橱窗里男性模特身上穿的深黑色冲锋衣,有些难以启齿,你妹妹. 品味这么独特吗?

    让你试你就试, 岑柏言显得别别扭扭的,废什么话!

    . 哦,那听你的。 宣兆吸了吸鼻子。

    岑柏言被 柏言 这个转变过来的称呼和宣兆乖顺的表现取悦了,自以为隐蔽地弯了弯唇角。

    宣兆没有错过岑柏言的任何一丝变化,他表面还是一贯的温和从容,实则心跳如擂鼓。

    这条鱼力气超乎他想象的大,宣兆想,为了不被拖下水,他必须要快一点,更快一点。

    第17章 变成我的

    恋爱进度条拉到【40%】! 日常要海星评论收藏嗷

    裤子. 就不试了吧? 宣兆看着岑柏言拎过来的一件加绒加厚大毛裤,面露难色。

    虽然宣兆现在的人设是一个饭都吃不饱的穷学生,但东家即使扮着穷,对审美还是有着很高的要求为了贯彻贫穷人设,他网购了一大堆均价三十元的衣服裤子,然而便宜货的样子和款式丑的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宣兆实在无法说服自己把身子往这种丑东西里套。于是他又额外花费了上千个三十元,联系了一家定制服装厂,要求是 简约好看,版型大方,同时要有种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廉价感。

    从宣兆的眼光来看,这件毛裤实在是品味欠佳,黑蓝相间,在口袋和裤脚是豹纹花色,仿佛穿上它就能去爱斯基摩人的老家永久定居。

    我腿脚不太方便, 宣兆抿了抿嘴唇,刻意接近岑柏言这么久,他第一次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就不试穿了。

    岑柏言拎着裤子前后看了看,觉得好像是有点儿浮夸,他拎在手里都觉得沉甸甸的,这瘸子细胳膊细腿的,指不定还没这一条裤子重。

    他刚想说换一条吧,就听见店员插嘴道:这是我们店里最保暖的一条裤子了,保温效果好绝了,不少风湿病老寒腿的客人都穿这一条呢,最适合腿脚不好的人过冬了。

    就这条了。 岑柏言一听这话立即拍板。

    店员窃喜着想还真有冤大头花两千块钱买这裤子,突然感觉背后一凉,那位一直笑得和和气气的跛脚客人看她的眼神怎么那么冷?再转头一看,宣兆还是那副温柔和煦的样子。

    难道是我看错了? 店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么好看爱笑的客人怎么会有那种眼神呢?

    去试衣间穿上看看。 岑柏言不由分说地把毛裤把宣兆怀里一塞,他和篮球队那帮大老粗待惯了,手里每个轻重,宣兆又被他推的一个踉跄,岑柏言赶紧拉住他,皱眉说:轻轻一碰就倒,说你是个娇气花瓶吧,中看不中用。

    宣兆为难地看了看怀里那件毛裤,还想挣扎挣扎:柏言,我.

    小花瓶,你乖乖闭嘴负责让我捯饬就行,赶紧穿去。

    岑柏言对这件传说中保温效果好绝了的毛裤非常满意,又凝眉打量宣兆身上那件薄薄的长裤,这瘸子大冬天的还穿这么点儿,活该腿疼。

    他盯着宣兆下 | 半 | 身的眼神又是嫌弃又是不爽,就好像宣兆没穿裤子裸着出门似的,啧 了一声说:你这裤子能叫裤子吗?穿了约等于没穿,给我当垃圾袋我都嫌薄兜不住。

    店员在边上 扑哧 一笑。

    凭心而论,宣兆是个极其有涵养的人,这辈子都没说过半个脏字。他出身名门,小时候外公和母亲对他管教得非常严,后来家里生变,他被逼着一夜长大。宣兆自律到了几乎可以称之是自虐般的严苛,他很清楚,他的优秀和出色本身就是对万千山和那个女人的报复。

    然而,饶是宣兆涵养再好,这时候也忍不住在心里爆出了一声 操 | 你大爷的岑柏言!

    我要是你, 岑柏言继续对宣兆这条薄裤子品头论足,我就把这玩意儿扯回家当保鲜膜用,薄薄一片,防止窜味儿还能防测漏.

    宣兆额角一跳,佯装匪夷所思的样子,说道:不是给你妹妹试穿的吗?你妹妹连裤子尺码都和我一样吗?

    对啊, 岑柏言双手抱胸,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瞎话,我妹净身高 188,比你高还比你壮,有事没事还能我和在家打几轮拳击,不像某个花瓶。

    宣兆回嘴道:照你这么说,你也可以给你妹妹试穿,你怎么不自己去?

    他说这话时眉心微微蹙起,鼻头也不自觉稍稍皱着,有种极其生动且鲜活的孩子气,让岑柏言的左胸膛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戳了一下,心头柔软的不像话。

    宣兆总是非常自如且理智,偶尔逗弄他时眉眼间会流露出一丝狡黠,岑柏言还是第一次见到宣兆这副样子,有一点点不服气,好像还有一点点. 气急败坏?

    这个发现让他非常愉悦,抑制不住地弯起唇角,笑容满面地说:因为你是小花瓶啊,花瓶就该被好好打扮。

    他话说完,神气活现地对试衣间做了个 请 的手势。

    . 宣兆轻哼了一声,对岑柏言伸出一边手掌。

    岑柏言眉梢一挑:还要什么?内裤也给你拿一条搭配上?

    拐棍, 宣兆说,拿给我。

    岑柏言撇嘴:你还挺能使唤人。

    因为我是小花瓶啊, 宣兆眯着眼睛笑,花瓶就该被人好好照顾。

    岑柏言拳头一抵嘴唇,忽然闷头大笑,接着双手撑着大腿,俯身平视着宣兆,戏谑道:真不害臊。

    潮牌店明亮的灯光洒在岑柏言身上,显得他这个笑容格外英俊明朗,同时又有一种特别的痞气,宣兆不由得一个晃神,不自觉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这条鱼又在拉扯他的鱼线了,该死。

    最后岑柏言拎着两件棉袄、一件毛裤、两顶帽子和一条围巾去结账,宣兆坐在店里的沙发上等他,表情非常凝重。

    刚才穿上大毛裤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简直是毫无尊严,就像一头大庭广众下被游客观赏的北极熊。尤其是当那个店员闭着眼吹嘘 帅哥您和这条裤子简直就是绝配 的时候,岑柏言就在一边憋笑,肩膀一耸一耸的,简直要背过气去。

    岑柏言刷了大几千的卡,十分心满意足。他把一顶帽子戴在宣兆头上,又把围巾那条旧围巾摘, 给宣兆围起一条新的,和宣兆说:好了,走吧。

    宣兆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继续装傻:这是给你妹妹买的。

    他平时不是心思挺细腻的吗,今天怎么这么迟钝?

    我怕你冬天穿不暖,这些都是给你买的,你就不能暖暖和和过个冬天么。

    这话岑柏言当然说不出口,万一让这瘸子误会了怎么办?

    于是他抿了抿嘴唇,干巴巴地说:给你先戴着。

    那不就戴旧了么? 宣兆垂眸说,我自己有围巾。

    你这条我要了。 岑柏言说着把宣兆的旧围巾往自己脖子上缠了两圈。

    宣兆抬眸看了看岑柏言,眼神有些复杂,片刻后点了点头:好。

    雨下个不停,岑柏言送宣兆回了大学城,在那栋违章建筑楼下把一大袋子衣服裤子塞给了宣兆:先放你这儿,我宿舍装不下。

    啊? 宣兆一愣,那你什么时候过来拿?

    岑柏言刮了刮鼻梁:我下周四回家,下周三有个球赛,你来找我。

    他这话潜台词是邀请宣兆来看他的比赛,宣兆点点头:好啊,到时候我把衣服一起拿过去给你。

    你傻啊 岑柏言看着宣兆,欲言又止了小半响,反正你人来了就行,听懂没?

    宣兆一手拄拐,另一手抱紧怀里的衣服袋子,笑着说:懂了。

    阴雨天日光昏暗,他站在比岑柏言高两级的台阶上,从岑柏言这个角度看过去,宣兆每一根睫毛扬起的弧度都清晰可见,映着他白皙的皮肤,真就像副画似的漂亮。

    岑柏言缩了缩手指,整个胸腔忽然无比柔软。

    他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这瘸子真的懂了吧?

    真懂了? 岑柏言又问了一句。

    嗯, 宣兆点头,笑道,真的懂了,你快回去吧,带着伞,一会儿雨下大了。

    成, 岑柏言也放松地笑了起来,你的伞我带回去了,下周三你来,我还你。

    他说完转身离开,宣兆却没有动,他在昏暗的楼道里垂下头,看着怀中那一大袋衣服,神情晦暗不明。

    岑柏言对他越来越上心了,他应该感到满意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宣兆忽然开始质疑自己

    我这么做真的对吗?

    他静静站了一会儿,明明戴着无比暖和的帽子和围巾,仍然觉得四肢冰凉。

    宣兆觉得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他被刺激得十指蜷曲,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自我矛盾当中。

    他本能地憎恶岑柏言,当年那场车祸岑柏言本来也该在场,凭什么只有他成了一个残疾,凭什么只有他家破人亡,而岑柏言却能够活得恣意又张扬?

    另一方面,他又抑制不住的在岑柏言身上感受到了温暖,岑柏言太有侵略性了,某些时刻甚至让宣兆感觉自己可以抛掉那些扭曲的念头,躲进岑柏言怀里取暖。

    宣兆闭了闭眼,也许是在这个破房子里待太久了,装了太久好脾气的 宣老师,才会变得不像他自己。

    于是他缓步往外走,打算回市区的公寓冷静一段时间,才拐出一条小巷,他脚步忽然一顿。

    前方的雨雾里,岑柏言蹲在地上,丝毫不在意自己昂贵的上衣下摆拖在了地上,被污浊的泥水浸泡。

    他的伞下有一只呜咽的小流浪狗,脑袋依恋地蹭着岑柏言的手心。

    岑柏言低笑道:小家伙。

    他脱掉自己的大衣,在巷尾的停车棚里给小狗搭了个窝。

    后面发生了什么宣兆没有再看,他瞳孔骤然缩紧,呼吸变得异常急促,一些刻意想要以往的记忆如同礁石般浮出了水面

    爸爸,你衣服上怎么有这么多毛?

    哦,爸爸去一个同事家,他家养了一只小狗。

    可是妈妈对狗狗过敏,你以后不要抱小狗了。

    画面一转,六岁的小宣兆夜里起床上厕所,偷偷看见爸爸在客厅里打电话,神情柔和。

    睡觉也要抱着?看来我这是送对礼物了,我就说怎么会有小孩子不喜欢狗的。

    柏言喜欢就好,这孩子之前太封闭了,养个宠物陪伴他,能让他开朗些。

    你别哭了,听话,当年是我不好,我不该抛下你,才让你遇到那个人渣。你放心,你和柏言以后有我了,我会好好栽培柏言,让他成为我们的骄傲。我会把柏言当成我的亲生儿子. 比亲生儿子还要亲,好不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