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太郎 - 分卷(7) 特有引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原来是他不要的,敢情陈威就是个垃圾桶。

    他心情不错地吹了声口哨,又指导了陈威狙枪技巧,在陈威拿下胜利后欣慰地夸赞道:儿子真棒。

    你他妈有病? 陈威呸了一声。

    岑柏言往他后脑上拍了一下:逆子,怎么和你爹说话的!

    俩人打闹了会儿,岑柏言装作不经意地问:今儿讲什么了?

    做了一套真题,讲了个非谓语从句。 陈威又开了一局。

    还有没? 岑柏言追问。

    机场机场!都去机场集合! 陈威一边和游戏里的队友嚷嚷,一边敷衍岑柏言,没了啊。

    没了?

    岑柏言瞬间变脸,这就没了?

    他就没发现今天少了一个人?就没问问我干嘛去了?

    哦对了! 陈威忽然想起来,得意洋洋地炫耀,老师还送我个拍立得,不知道是哪个小女生放他包里的,我俩拍了个合照,你要不欣赏欣赏?

    岑柏言看他这样儿就一阵火直从心头烧起,冷冷道:不看,倒贴我八百我都不看。

    你这又咋了这是?忽冷忽热的,和我前任闹分手一样样的. 陈威腹诽。

    岑柏言回到自己那边,在椅子上干坐了会儿,越坐就越坐不住。

    陈威刚干掉一个人,面前伸出来一只手,他抬头问:干嘛?

    岑柏言面无表情:照片。

    相片上,宣兆坐的端端正正,笑容和煦又儒雅,陈威在旁边揽着宣兆肩膀,岑柏言怎么看怎么碍眼:你拍个照能别搔首弄姿吗?

    陈威:. 老天爷啊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岑柏言冷哼一声,眼睛就和长在了宣兆脸上似的,好像紧盯着就能把人从上边抠下来一样。

    突然,他目光一凝

    拍立得拍出来的照片画质不高,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宣兆嘴角并不那么明显的於痕,再仔细一看,他平放在桌上的右手背也有伤两道明显的划痕,像是用玻璃碎片划的。

    他受伤了? 岑柏言问。

    说是把碗摔了,又撞门上了。 陈威说。

    怎么个摔法能把手背摔成这样?怎么个撞法能把嘴角给撞青了?

    也就陈威这傻 | 逼能相信。

    老师还叫咱们最近先别去酒吧,说是挺乱的, 陈威边操作边盯着屏幕,我寻思咱也就去那一回被他撞见了,他怎么说的我们好像酒吧专业户似的.

    砰

    突然一声巨响,陈威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岑柏言甩门走了,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去哪儿。

    惊雷酒吧。

    岑柏言扫了辆共享电动车来的,路上连闯三个红灯,边单手开车边给宣兆打电话,就是没人接。

    一个多月没造访这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还是弄得他晃眼,一进门就遇着一个绿头发男人往他身上靠,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头在他脖子轻轻一划,娘里娘气地说:帅哥,一个人啊?看你这么帅,有没有兴趣玩个独 | 龙 | 入 | 洞啊?

    强烈的反感涌起,岑柏言拽着他的衣领把人丢开:滚。

    切,原来是个直的, 绿头发哼了一声,真暴殄天物。

    岑柏言径直往吧台方向走,拽住一个路过的酒保,问他:宣兆呢?

    酒吧里声音太嘈杂,酒保没听清:啊?先生您说什么?

    我说, 岑柏言加大音量,在你们这儿打工那瘸子呢?

    哦,小兆啊, 酒保抿了抿嘴唇,有些紧张地问,你找他有事吗?

    他这反应让岑柏言心生狐疑,立即问:我是他同学,导师有急事要找他。

    那等明天吧, 酒保欲言又止,小兆他. 遇着点儿麻烦。

    人呢? 岑柏言立即问。

    酒保见他穿的都是名牌,眉目间满是戾气,肯定也不是好惹的,于是低声说:三楼 316。

    岑柏言转身就跑,没看见酒保眼底目光一闪。

    少爷,那孩子会来吗?

    306 包房,龚叔皱着眉给宣兆包扎手腕。

    他的右手腕内侧有一道新增的划伤,正在往外渗血,龚叔看得心疼不已。

    今天不来,下次也会来。 宣兆就和察觉不到痛似的,脸上甚至带着微笑,我爸爸和那个女人把他教育的很好,正直,善良,开朗,健康。

    龚叔看着他眉眼间驱散不开的阴霾,在心底叹了口气。

    他和我爸爸一模一样,有种自以为是的正义感,见到弱者就有种莫名其妙的使命感, 宣兆垂眸,笑着说,龚叔,他才是我爸爸一手带大的,他比我更像是亲生儿子,对吧?

    少爷,那你又何苦. 龚叔看着宣兆眼角和嘴角的青紫,欲言又止。

    我本来也应该是他那样的。我时常在想,那个女人当初是怎么勾 | 引我爸爸的,仅仅示弱是不够的,一味倒贴应该也不够, 宣兆嘴角上扬,眼神却是冷的,要松弛有度,偶尔下些猛药。

    龚叔刚想说什么,耳麦里传来声音:龚叔,人上去了。

    少爷,他来了。 龚叔抿了抿嘴唇。

    宣兆闭了闭眼:叔,我的药引子来了。

    岑柏言踹门进去,一眼就看见宣兆低着头坐在沙发角落,右手无力地下垂,手腕缠着绷带,渗出不明显的浅红。

    操!

    他脑袋里 嗡 一下就炸开了,大步冲到宣兆面前。

    宣兆讷讷地抬起眼,见到他神色极度震惊,低呼道:柏言?

    你他妈傻吗! 岑柏言掐着他的肩膀大吼,被人打成这样也不知道找我帮忙?

    小伙子,你是谁? 一边的龚叔缓缓发问。

    岑柏言这才注意到包间里还有另外几个人,他下意识地认为就是这群人动了宣兆,当下眼神一沉,冷笑着操起一个酒瓶砸了过去

    柏言!

    宣兆瞳孔骤然紧缩。

    第10章 不许喝酒

    岑柏言由于愤怒额角青筋凸起,宣兆喊不住他,情急之下连拐棍都没来得及拄,跛着脚上去,从背后抱住岑柏言的腰:柏言,你冷静点,你听我说.

    龚叔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满身戾气的少年:小伙子,你是不是误会了。

    岑柏言不敢推开宣兆,生怕自己力气打点儿就把这瘸子掀翻了,于是强压着脾气转过身:行,你说,你这伤是怎么来的。

    就是.

    别他妈和我说是摔碎碗又撞门上,我不吃你哄小孩儿那一套!

    宣兆抿了抿嘴唇,一贯带笑的眼睛里染上了不分明的痛楚。

    岑柏言因为他这个眼神而心头一刺,挪开了目光说:是不是这人动的你?

    不是, 宣兆忽然抬起双手抹了把脸,紧接着深深呼了一口气,良久才轻声说,是我妈妈,她是个. 疯子。

    岑柏言一愣。

    龚叔是酒吧的老板,他是关心我,来问我怎么回事的。 宣兆接着说。

    龚叔在岑柏言身后沉默不语。

    他是看着宣兆长大的,但他很多时候也不明白少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宣兆是冰冷且坚硬的,当年复健的过程慢长且痛苦,他愣是咬破了嘴唇也不叫疼,硬生生扛了下来;但某些时刻,宣兆也有柔软的一面,譬如他们本来的计划是由龚叔扮演要债的恶人,宣兆怕岑柏言真的对龚叔动手,所以把这出戏做了调整。

    宣兆妈妈疯了不假,这几天发病了不假,他身上的伤都是她弄出来的也不假,但设法让岑柏言知道他受伤了、放饵引岑柏言来酒吧找他、借着一身的伤让岑柏言怜惜心疼也不假。

    只是这剂猛药也太猛了,宣兆甚至不惜揭开自己最深的那个伤疤他的妈妈。

    以至于龚叔也分不清,此刻宣兆流露出的无助与脆弱,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你的. 岑柏言眉心紧蹙,难以置信,妈妈?

    嗯, 宣兆嗓音一哑,抬头看着岑柏言,眼角嘴角的乌青在他白皙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柏言,我觉得好丢人,我们走吧。

    岑柏言这才注意到,宣兆嘴唇发白,肩膀竟然在发抖。

    他被流氓骚扰、被带进派出所质问的时候都要把肩背挺得笔直,现在竟然浑身颤栗。

    岑柏言定定看着他,片刻后揽过他的肩膀:好,我们走。

    没事, 宣兆低声说,轻且坚决地推开了岑柏言,一瘸一拐地走到沙发边捡起拐棍,我自己能走。

    岑柏言走在他后边,看着他又努力把肩膀绷得笔直,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她精神情况不太好,反反复复的,最近又认不出我了。

    大学城的烧烤摊上,岑柏言和宣兆面对面坐着,岑柏言抢下宣兆手里的啤酒,给他塞了一杯热牛奶:都伤成这德行了还喝酒,你那么牛 | 逼,你妈揍你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躲躲呢?

    躲不了, 宣兆笑笑,我躲了她就用她自己的头撞墙,用指甲划她自己的手,还不如打我呢。算了,不说这个。

    岑柏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保持沉默,用桌角撬开了啤酒瓶盖。

    你今天怎么没来?

    你这伤处理了没?

    两个人同时开口,岑柏言对上宣兆的眼神,心头一跳,触了电似的挪开视线。

    我今天有事。 他生硬地回答。

    哦, 宣兆点点头,用一次性筷子夹鱼丸,滑不溜秋的,怎么也夹不起来,我还以为是因为我昨天说的话冒犯你了,所以你才躲着我。

    岑柏言见他和个鱼丸较劲儿,拿了根签子一扎,把鱼丸递过去,口是心非地说:我躲你干嘛。

    你不是喜欢女生吗, 宣兆接过鱼丸咬了一口,你应该不能接受我这样的。

    他果然喜欢男的。

    岑柏言心里忽上忽下的,面色绷得死紧:是不能接受。

    那我知道了。 宣兆把没吃完的鱼丸放下,垂下眼睫说,你就当没听到,我也当没说过。

    不知道是不是岑柏言的错觉,他总觉得宣兆似乎有些落寞。

    其实他心里有个答案呼之欲出,他想确认,又不敢确认。

    你说你一见钟情, 岑柏言嗓子眼发紧,仰头喝了一口啤酒,是对陈威吗?

    宣兆抬起头,不明就里地 啊 了一声。

    他也喜欢女的,你要是对他有想法,那还是算了。 岑柏言一番话说的毫无声调起伏。

    宣兆愣了愣,忽然弯起眼睛:你怎么会以为是他呢?

    不是他,那真的是我吗?

    岑柏言心里有一块石头 轰 地落了地,与此同时另一块石头又被高高吊了起来,属实是七上八下。

    两个人在嘈杂的烧烤摊对坐着,诡异地沉默半响,宣兆才轻声说:你不问问是谁吗?

    爱谁谁, 岑柏言忽然站起身,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买药。

    他说完就走,没走出去两步又转回头,恶狠狠地盯着宣兆,一根手指虚点了点,警告道:你别偷喝酒,老老实实喝你的奶去。

    知道了, 宣兆支着下巴看着他,小朋友。

    小朋友 这个称呼一出,岑柏言心里就痒痒。

    他暗暗 操 了一声,慌里慌张地跑了。

    宣兆看着他差点儿一头撞上电线杆子,扑哧 一声笑了出来。

    真就和个小狗崽子似的。

    这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穿着洛丽塔裙子,凑过来好奇地问:哥哥,你和刚才那个帅哥是一对吧?

    宣兆立刻否认:不是。

    啊,可是你们很般配啊. 女孩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你刚才还看着他的背影笑呢。

    宣兆先是一愣,随后说:不可能,我没有笑。

    你明明就笑了呀, 女孩调皮地眨眨眼,好宠哦!

    宣兆心头一沉,冷着脸看向女孩:你看错了,我没有笑。

    他一扫刚才的温和,整个人变得冰冷且难以亲近,女孩一个寒噤,心想难道真是看错了?

    第11章 不安分

    高阶勾 | 引术,请自觉缴纳海星及评论作为学费~

    岑柏言上药的动作不太熟练,棉签蘸着消毒酒精在宣兆左手背的伤口上反复涂抹了好几次,端着宣兆的手观察几秒,觉得还是没到位,于是又取了一根棉签。

    老板,我这蹄子再腌就入味了。 宣兆哭笑不得。

    . 岑柏言轻轻嗅了一下,是挺味儿的,另一边蹄子拿来。

    哦,好, 宣兆乖乖地伸出右手,左手撑着脸颊,看着岑柏言笨拙地翻出消炎药水,笑着说,手法很生疏啊。

    你以为我和你似的,三天两头就出点事儿, 岑柏言抬头瞥了他一眼,要么被流氓摸屁 | 股,要么嘴角眼角青了一大块,要么就割腕,你一个瘸子怎么这么多事儿呢.

    他右手伤在手腕,伤痕挺深的,得重新包扎。

    原来的绷带缠的乱七八糟,岑柏言皱着眉层层解开,最后一层纱布几乎是贴着肉扯下来的,黏起一层带血的破皮,岑柏言看着都疼,抬眼瞧见宣兆竟然还在笑,就和不知道痛似的,他心里不知怎么就一阵火大,没好气地说:你傻笑个屁你笑,一天天的能不能安分点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