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太郎 - 分卷 特有引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特有引力 作者:生姜太郎

    文案:

    岑柏言,性别男(直男),爱好女(美女),招惹了一个瘸子

    瘸子看他的眼神很深情,瘸子说话的语气很亲昵

    岑柏言对瘸子避之不及,有一天他忽然发现

    瘸子的眼睛很漂亮,瘸子的嘴唇很漂亮,瘸子的手很漂亮,瘸子的脚踝很漂亮

    瘸子腰窝的那颗红痣最漂亮

    他爱上了一个瘸子

    我每一次看向你的眼神,每一次和你意外的偶遇,每一次贴近你的距离,每一次让你撞见我被雨打湿,每一次引诱你对我情不自禁,其实都是我的精心设计。

    你爱上我,本来就是我故意的。

    一个你妈勾|引我爸,我就勾|引你报复你妈的俗套狗血故事

    表面拽天拽地实际天真无邪的男大学生(岑柏言)x表面天真无邪实际阴郁深沉的男研究生(宣兆)

    排雷:

    纯正古早狗血味,1v1,he。年下

    先虐攻后虐受,受有腿疾

    文中人物三观作者三观

    第1章 序章

    老铁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点点收藏投投海星哟嘿!

    轰

    一声雷鸣过后,瓢泼大雨倾盆而至。

    老铁们!前边那车祸看见没?现在这地上都是血啊,现在还下雨了,怪恶心的!刚才这边出车祸了,就是平南大道中段这块儿,三辆车砰撞到一块去,那动静老大了!老铁们刷一波礼物,双击 666 走起,我带大伙走近点看看. 我 | 操谁他妈推我!

    拿着手机开直播的好事者一个趔趄,怒气汹汹地抬头一看,站在他面前的是个警察。

    别拍了!想拍和我们进趟局子,拍个够!

    别别别,警察叔叔我错了, 好事者连忙收起手机,我这不是凑个热闹吗?

    车祸现场凑热闹的人不少,执勤交警举着喇叭高喝:让让全都让让,别挤了!给救护车让个道!

    挤在中间的那辆车变形最严重,车头整个往里凹陷,警察和消防小心翼翼地撬开车身,护士从里面架出来一个男人满脸是血,t 恤被浸透的看不出本来颜色,一块手掌宽的玻璃扎进他的小腹,鲜血源源不断地往外流。

    护士第一次见到如此惨烈的车祸场景,双手颤抖,甚至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该不该给伤者做胸外按压,生怕双掌一按他的胸口,更多的血液就会喷涌而出。

    上车!快!平抬平放! 一起出急救的急诊科主任吼了一声,愣着干嘛!争分夺秒不知道吗!

    就在这时,另一辆只是轻微受损的车里冲下来一个人,那个人身材高大,由于在撞击中受了伤,走路有些踉跄;额头撕裂了一个口子,半边脸被殷红覆盖。

    先生,你不能过去!

    警察上前拦他,他压着嗓子低吼一声 滚,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粗暴地推开了四五个维护秩序的交警,跌跌撞撞地冲到担架面前。

    直到看见那上面躺着的毫无生气的男人,他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接着仿佛浑身力气耗尽似的,连站也站不住,砰 一声跪在了雨水和血水混杂的地面上。

    先生,你也受伤了,去后面一辆车处理!

    护士架着他的臂弯想把他搀起来,才发现他竟然浑身颤抖,额角和脖颈处青筋凸起,像是正在承受难以忍耐的痛苦。

    宣兆. 他动了动嘴唇,喊出了一个名字。

    雨越下越大,担架上那个叫宣兆的男人气息俨然已经十分微弱,雨水冲刷着他腹部、胸口、左臂的巨大裂口,被稀释成淡红色的血水滴答往下淌。

    跪在地上的人表情忽然有些茫然,他想碰一碰宣兆垂在身侧的手,又怕碰一碰就把人碰坏了。

    宣兆怎么流血了?

    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

    他一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站起身,用自己的上半身整个虚笼住担架上的男人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姿势。

    护士不知为什么眼眶一酸,紧接着说:先生,他伤的很严重,需要立刻上车急救!

    他浑身一震,警察上来把他拉开,担架被平抬上了救护车。

    这里也有伤员,护士呢! 警察架着他,转头对后一辆救护车吼道。

    让我. 他剧烈地喘着气,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胸腔里硬生生挤出来的,让我和他一辆车.

    警察被雨水冲刷的睁不开眼:您是他家属吗?

    我是他. 爱人.

    救护车在公路上疾驰,车顶红灯闪烁,车内各种急救仪器发出不详的 嘀 声。

    心律失常室上速!心跳可能骤停!

    血氧掉到不足 80 了!

    .

    好吵,好乱,他们在说什么?

    每一个字都好像一把带着尖刺的锤子,一下一下地往宣兆耳膜上凿。氧气罩盖着他的脸,明明是辅助呼吸的仪器,却让他喘不上气来。

    此刻他的意识异常清醒,医护人员焦急的喊叫在他耳边忽近忽远。据说人在濒死的时候身体会变轻,原来是假的,宣兆觉得他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根骨骼都变得极其沉重,拖着他往深渊不停下坠,下坠

    太疼了,真的太疼了。

    坠落的过程实在太痛苦了,快点坠到底吧.

    宣兆上半身忽然猛地抬起,紧接着开始浑身痉挛,脸部肌肉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搐,一大捧黑红色的血液从嘴角溢出。

    宣兆!

    忽然有一根绳子牵住了他,宣兆在半空中骤然停住。

    他好像听到了岑柏言的声音。

    怎么可能,岑柏言恨死他了,岑柏言怎么可能来救他?

    胸膛成了一个巨大的风洞,宣兆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岑柏言 三个字就像一把锉刀,在他已经血肉模糊的胸腔里反复刻磨。

    心电监护仪忽然发出尖锐的 嘀 声,代表心率的那条线剧烈颤动,接着骤降至低点,渐渐拉成一条平直的长线

    宣兆! 岑柏言双拳紧攥,嘶吼道,你要是敢死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宣兆,眼神极其深沉刻骨,似乎要把他此刻几乎没有生气的样子生生刻进双眼里。

    额头上的血淌过他的睫毛,顺着挺拔的鼻梁流进嘴里,岑柏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浓重的血气。

    你要是敢死,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妈。还有你那个妹妹,你不是最疼她吗,我就让她这辈子在牢里出不来. 岑柏言的胸膛剧烈起伏,仿佛此刻重伤濒死的人是他,你要是敢死. 宣兆,你要是.

    尾音消失在颤抖的哽咽里。

    岑柏言,真的是岑柏言。

    宣兆在剧烈的疼痛中想,岑柏言来了,岑柏言来救他了。

    这个念头仿佛最强力的安慰剂,碾压着他骸骨的疼痛感潮水般暂时退去。

    岑. 他嘴唇动了动,柏言.

    短暂的舒缓过后,宣兆沉重的四肢忽然变轻了,或许是等到了想等的人,再也没有什么念想了。

    他短短二十五年的人生倏地铺开,像一幅黑白默片,在脑海里一幕幕重演。

    七岁的那场车祸、外公的葬礼、母亲歇斯底里的呐喊、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疗养院.

    他的人生单调贫乏到没有颜色,童年时代在轮椅上度过,少年时代充斥着同龄人 瘸子、跛子、残废 的讥讽,直到. 直到什么时候?

    直到他遇见岑柏言,岑柏言是彩色的,像一颗小钢炮弹进了他的世界。

    遇见岑柏言的两年在这部默片中被无限延长

    岑柏言对他撒娇,岑柏言叫他哥哥,岑柏言疼惜地亲吻他的膝盖,岑柏言背着他走过积水的地下通道。岑柏言把他按在临海的落地窗前一边撞他一边说爱他、岑柏言手脚并用地缠着他说再要一次.

    鲜活是岑柏言,明亮是岑柏言,他胸膛里那个空空荡荡的地方装着的都是岑柏言。

    忽然,他色彩斑斓的世界戛然而止

    宣兆,你根本、从来、就没有爱过我。

    一切重归黑暗和寂静。

    宣兆,兆兆,你睁眼看看我,好不好?好不好兆兆?

    都说人死前会出现幻听,会听到最爱的人的声音,宣兆心满意足地想。

    一滴温热的水珠 啪 地砸在他手背上,宣兆觉得自己被灼伤了。

    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他和岑柏言的故事从一场车祸开始,也从一场车祸结束。

    有始有终。

    第2章 小朋友

    两年前,海港市。

    狰狞的闪电划破天空,雷鸣接踵而至,车窗在巨大的撞击中爆裂,迸溅的玻璃碎片扎进血肉。从额角流出浓稠的血液,淌进耳道,嘈杂的声音如同潮水般涌来,忽近忽远,听不真切。

    出车祸了,赶紧打 110!

    车里有好几个人,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妈的!还有个小孩!救人救人!救人啊!

    先灭火,赶快把火扑了!

    .

    随之而来的是火,他在火光中隐约看见母亲扭曲的脸,她下半身被火球裹挟,仍然伸长了双臂把他往外推。他一次次张口想喊 妈妈,嗓子却像被烈火灼烧,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爆炸先救援一步到来,他被巨大的气浪掀翻,街边的钢铁广告牌 咣 一下砸在他腿上,满地都是血。他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只能眼睁睁看着汽车被火焰吞噬,像张牙舞爪的野兽,一点点将他拖进深不见底的幽林。

    少爷,少爷.

    宣兆指尖一顿,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靠着沙发,神情冷淡,似乎是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恐惧可怖的场景早就重演了千万次,把他磨练的波澜不惊。

    贵宾厅隔音很好,但还是没能完全隔绝一楼舞池的躁动声,宣兆在 dj 狂放的节奏里缓慢地转了转眼球,水晶吊灯在视野里转动。

    片刻晕眩后,他自嘲地想,果然是个残废。

    生过病的残疾人通常精力都不太好,在夜场这种嘈杂的地方也能睡着。

    膝盖上披着的毛毯滑落在地,龚叔弯腰捡起来,披在他的腿上,又背手站到一边。

    少爷,又做梦了?

    没有, 宣兆一摆手,半眯着眼,声音里带着几分没睡醒的沙哑,龚叔,说了多少次了,别这么叫我。

    龚叔当年是他外公身边的警卫,是看着他长大的前辈,那场车祸后外公去世、母亲昏迷,只留下年幼的他,龚叔是个重情义的,照顾他至今。

    只是老人家未免古板了点,这称呼是怎么也改不过来了。

    耳麦里传来声音,龚叔侧头听的仔细,片刻后对宣兆说:少爷,叫杨烁的那孩子把人带来了。

    宣兆抬起半垂的眼睫,漆黑的瞳孔像是一潭深水,过分白皙的手指搭着毛毯,指尖在灯光下近乎透明。

    半响,他缓缓道:知道了。

    宣兆一只手撑着沙发扶手,缓慢且吃力地站了起来,龚叔把靠在墙边的一根金属棍递上去那是一根拐棍。

    宣兆却没有接,缓步走到了门边。

    他的步伐迈的比一般人要小,步态也显出了稍许僵硬,左脚踩地的力道显然比右脚要轻。

    龚叔担忧地皱起眉:少爷.

    宣兆背对着龚叔,抬手打断他:龚叔,我能走,下面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妥了, 龚叔双眉紧拧,犹豫片刻后说道,少爷,你何必把自己也搭进去?

    宣兆垂眼看了看自己走几步都吃力的左腿,继而轻轻一笑,微微偏过头:叔,我早就搭进去了。

    外公没了,母亲疯了,他则失去了健康的双腿。

    灯光勾勒出他流畅优美的侧脸线条,皮肤有种病态的苍白,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一片浅影,淡红色唇角扬起微妙的弧度,唇边挂着一个不显眼的淡色疤痕,像一个浅浅的梨涡。

    宣兆推门离开,龚叔把拐棍放在墙边,深深叹了一口气。

    东家下去了, 龚叔一按耳麦,吩咐道,随即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手里都注意着分寸,谁真把少爷伤着了,有他好看的。

    惊雷酒吧是三个月前开的业,这块地处大学城,发展娱乐行业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隔壁街就是海港市医科大学,再隔一条街是海港大学。大学生们大都刚度过青春叛逆期,高考结束总算能放飞自我,对酒吧这种独属于成年人的场合有种莫名其妙的热衷,因此惊雷酒吧投其所好,装潢走的也是颇对现在年轻人口味的工业风。

    这里原本是家半死不活的文艺小酒馆,专请些民谣歌手来驻唱,后来这里爆出了社会新闻,一个非主流驻唱歌手睡了一中的一个小姑娘,更缺德的是这非主流内 | 射还不戴 | 套,小姑娘怀孕了要负责,闹得要死要活。

    丑闻一出,小酒馆彻底凉凉,店主愁的抓破了脑袋。三个月前,一个年轻人把这儿盘了下来,改造成了酒吧。

    夜里十点,正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

    dj 在台上放着电子音乐,底下舞池里炫彩灯光乱晃,年轻的男男女女跟着节奏扭动,五颜六色的头发甩做一团。

    操,晃得眼睛疼。

    十来个年轻人正穿过舞池,朝卡座区走去。

    走在最前头的少年个头很高,目测直逼一米九;穿着深黑色连帽卫衣,袖子挽到手肘,小臂肌肉线条流畅精悍;修身长裤衬得他双腿笔直,裤脚利落地束进短靴。他相貌非常英俊,有十七八岁少年独有的阳光爽朗,同时五官又比同龄人更显得深刻挺拔,让他显出了些介于 男孩 和男人间的独特气质。

    服务员领着他们在一张大桌边坐下,其中一个男孩畏手畏脚的,缩着细长的脖子,左右看了看,就和害怕见到什么人似的。

    柏言, 他扯了扯那个英俊少年的衣角,要不咱还是换一家吧?

    杨烁,不是你提议来这家酒吧的吗? 一个女生面露不悦,开口说,我就说去游乐园好,你非要柏言来这儿,现在来了又说要走,你什么意思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