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北恹 - 分卷(43) 当我不按套路出牌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l.yan:童养媳倒不至于,但确实是提前养了三年快四年?[笑哭]

    这波操作堪称完美,给正在吃瓜的网友们都统一塞了一大把狗粮,还是塞不下的那种程度。

    紧接着,顾漫的社交账号上也终于有了动静,那条被改成生日快乐的动态又被改回来了,还是最开始的小花猫。

    这下子网友们都沸腾了,而至于为什么沸腾则不得而知,总之就是莫名的陷入了狂欢,然后纷纷祝他俩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什么的。

    原肆划着评论越看越觉得离谱,还有一些是他看不懂的,直到陆琰提醒了才后知后觉自己在无意中被网友们带上了高速。

    他十分不解: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这个暂时不能说,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陆琰故作神秘,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原肆为什么,他只是打开手机,然后又继续在那个名叫紧跟时事的小群里窥起了屏。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说个悲催的事儿,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反抗,咱只知道自己成年了,但是上课和上晚自习都还要收手机,所以码字的时间就最少了,因为我本人是个医学生,所以基本每天都是满课,就是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尽量抽出时间来码字和更新的!(鞠躬)

    还有欢迎大家提出意见和帮我捉虫哇~等这本书完结了以后会修的!

    第55章 作话作话

    一群人还不知道正主之一就潜伏在群里窥屏呢, 一激动集体本性暴露。

    是真的!看来我的图还能重见天日!

    【图片】

    陆琰还以为是正常的同人图罢了,结果一点进去差点手抖。

    他真有这么辣?

    啊啊啊这图!我立马把流量打开!

    这脸这腰这腿这真真好看。

    呜呜呜,太太大可不必逼我当着全云城人民的面把衣服脱了!

    陆琰就这么看着一条条消息被刷了上去, 他有些哭笑不得, 正想说些什么, 然后有人就发出来了一些更加劲爆的内容:

    放大看的,给大家圈出来了, 这张照片拍到了车子一侧, 我只能说太会拍了, 居然刚好拍到。

    被放大圈出的地方瞬间就明显了起来, 陆琰的后背被抵到了车窗上, 正是原肆在车里主动亲他的时候。

    嘤嘤嘤,怎么可以在车里,朕命令你们下来亲!

    单身solo至今, 头一次这么想找个心仪的o然后立马结婚。

    垂死梦中惊坐起,太太居然是a?!!

    请问孩子他妈什么时候去民政局?实在不行您画个结婚证, 我可以跟您一辈子,只要您性别不要卡的太死[狗头]

    哈哈哈哈楼上这个狗头, 看来还想要面子[狗头]

    我是男的

    ?!

    不仅群友们惊了,陆琰本人也被震惊到了, 群里出图速度最快并且还高质的画手太太居然是个男性alpha?!

    他对着屏幕沉思了一会儿,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危险。

    哥, 你要回原肆公司啊?

    陆珩有些不舍,倒不是因为以后他哥不能身边帮他了, 就是觉得他哥这一路过来挺不容易的。

    可能吧。其实陆琰也不太确定自己要不要回去,他其实很想看着陆珩一步步往上走。

    陆珩看出了他哥的心思:哥,想回去的话就回去, 公司这边我会管理好的,放心。

    陆琰笑着应了一声,他当然相信陆珩有这个能力,不过

    小珩,你想好怎么追他了吗?

    自从纪北被绑架后陆珩就主动远离了他,即使后来知道了对方并不在意,但陆琰总觉得自家弟弟对这件事的态度平淡了很多。

    陆珩若有所思:哥,我现在已经不着急怎么去追求他了,我只是在想怎么把这个公司经营的更好。

    陆琰刚想说话,但想起了秦风陆珩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纪北的父亲在商业圈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或许他只是想把公司经营的更好一些,好在追求对方的时候不是特别的狼狈,更何况对方还是家里的独子。

    那也别把身体熬坏了。他在的时候自己还能帮忙打理,但等过段时间他走了,陆珩肯定又会拼命的工作。

    陆琰和原肆在一起的消息实在是太突然,纪北也因此情绪低落了不少,而纪如初这个当妈的也自然是能看出来的。

    诶!这都什么事啊,好像自家儿子喜欢过的两个人走到一块儿去了。

    反正他们对儿子未来的对象可没多大要求,对他好就行,可现在确实有对他好的人,但他好像又不喜欢愁啊!

    纪北现在的唯一乐趣就是种花和浇花,窗边和阳台,无论是花还是攀岩植物,都被他打理的很好,也不杂乱。

    只不过他尽力呵护的那一簇雏菊还是枯萎了,有些可惜。

    他种花不分季节,想种就种,因为在室内也比较好管理,所以他买花的时候也就很随性,几乎是看着喜欢就买下来了,也不在乎长的会不会好。

    花快开了,打不打算送出去?

    妈?

    纪北有些不理解纪如初的话,既然时间已经晚了,那又为什么还要送出去呢?

    你啊纪如初看了一眼他所种的花,并未明说,人的一生总会面临着很多次纠结,与其花大费周章的想要让别人知道,倒不如直接说出来就好。

    花确实很美,但有时候不一定就要私藏。

    纪如初不会说太多的话,而有些话也只是点到为止就好,她相信纪北能想明白。

    日子又恢复到了往日那般平静如水,好像跟以前一样,但又多了些不同。

    走吗?

    嗯。

    原肆嘴上是这么应着,但眉头却不自觉的微微皱起。

    他觉得陆琰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今天要回家一趟,昨晚却还是要的格外凶,导致就连他现在都觉得自己走路有些奇怪。

    但实际上陆琰还真就是带着几分故意的心态,有些事情不好开口,换种方式可能会更适合。

    庭院的铁栅栏上,攀岩植物正值生长,也形成了一层绿色的天然屏障。

    顾漫和原清依旧提前在大门口等候着他们,时间又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陆琰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但这次回来时却已经不一样了,时过变迁,谁也没想到他们会走到一起,就连陆琰自己也没想到。

    时间过得很快,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感慨。

    他们一起上了楼,而这次回家也是顾漫的想法,目的是想商量一下两人究竟什么时候结婚。

    我都没问题,就看您们和他的意思。陆琰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看起来乖顺的不行,但也只有原肆知道,这只不过是表面而已。

    目前的主要问题是两人在结婚前肯定得去办理手续,结婚证就是必不可少的一项,而现在顾漫和原清都还不知道陆琰是个alpha,原肆也正在思考着该如何将这件事告诉他们。

    简而言之罚款他交得起,但家里人能不能接受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但最后原肆还是没能说出口,直到车子行驶在返程的路上,他仍然还在思考着这件事。

    别这么担心,说不定阿姨很快就会知道了。

    嗯?原肆有些不理解他的意思。

    陆琰没有明说:反正,我觉得阿姨很快就会知道了。

    原肆虽有些不理解,但也没有追问下去,过了一会儿后他竟也开始相信起了陆琰的话。

    也就是他恰好下车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了起来

    妈。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小原,你老实告诉妈,你和小琰到底谁在下边?

    原肆被自家妈问出的直白问题给噎住了好一会儿,妈,您忽然问这个干嘛?他在心里默默庆幸自己没有开外放。

    电话那头,顾漫像是冷静下来了似的:算了,你俩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到时候你记得交罚款就行。随即电话就被挂断了。

    神一个记得交罚款,顾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她已经知道陆琰是个alpha了,可关键是他们还什么都没有说,所以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陆琰说的话真有什么奇特的魔力?

    不过他很快就从对方发来的消息中得到了答案,也并非是陆琰的话具有什么魔力。

    妈知道你喜欢人家,但没想到喜欢到了这个份上。

    你们两个都是alpha我和你爸也管不着,但儿子啊,你吃得消吗?妈看你的走路姿势有点不太对

    原肆看这条消息的时候陆琰就刚好站在他身后,被自家妈直接捅破事实的感觉并不太好,很快他整个脸就红了,下意识收起手机就打算转身回屋,却不料与陆琰撞了个满怀。

    他愈发尴尬了起来,巴不得能赶紧逃离,但陆琰又怎会如了他的愿,伸手将对方困在自己身前,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怎么样?我就说,说不定阿姨很快就会知道了。

    原肆后知后觉:你故意的?

    陆琰没有回答,只是困着他的手收紧了些,然后停留在了腰部,轻轻按压着。

    另一边

    小琰真是alpha?原清怎么都想不明白陆琰居然是个alpha,评心而论,就那一张毫无攻击性的脸,这让人很难不误会。

    接受了现实的顾漫只是摇摇头:算了,反正以后日子是他们两人过,我们也管不着,只是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家儿子怎么就成了下边那个。

    见顾漫半天没说话,原清还以为是夫人还在气俩人都是alpha这件事,他刚想开口安慰安慰,却不料顾漫一脸不甘心道:你说他俩是就是吧,可我儿子为什么是下面那个?

    想不通,实在是太想不通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她儿子心甘情愿的在下边?

    安慰的话被卡在了嗓子眼,原清着实被震惊到了,他伸出的手顿在了半空,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又收了回去行吧,现在就连他自己都跟着想不通了。

    一周后,纪北再一次来到了原肆家里,只不过他还没有下班,是陆琰接待的他。

    纪北将一捧鲜红的玫瑰送到了他手中:提前祝琰哥新婚快乐!

    陆琰有些意外:红玫瑰?谢谢小北。他本以为纪北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毕竟他也知道了自己是alpha的事实。

    不用客气的,哥。他其实还有话想说,想告诉对方他喜欢过,但现在也只会祝福,他只是想让对方知道而已。

    陆琰知道玫瑰花娇贵,也猜想过花其实是对方种的:玫瑰花容易枯萎,我先拿去放房间里。

    他转身就往楼上走去,但身后的人也在这时说话了:等等,琰哥,其实我这次来是有话想跟你说,你介意我上楼吗?

    即使是对方知道也不重要了,他也只是想让对方知道而已,至于别的心思他早就不抱有了。

    陆琰脚下动作一顿,随即转过头:不会。

    毕竟他的房间什么样都无所谓,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说不定多看几眼还会让人觉得无趣和沉闷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节高能预警:文案里的火葬场。

    ps:并没有在故意拖更,莫名其妙的,其实我也感觉自己没做什么,但就是忙的不明不白,一天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过去了。

    [通知]:相关微博和其余社交软件已经注销,重开会告诉大家,其余皆为冒充,谨防诈骗。

    另外:注销是因为有人sj本人微博,并且在不了解情况下给我和另外一个作者瞎套关系乱避雷,此外,本人并不接受任何造谣,若觉得文有问题请直接举报,说cx融梗的请拿盘,不要空口鉴抄,感谢!感谢在20210926 19:21:50~20211006 13:19: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第56章 是总裁夫人

    纪北跟着陆琰来到了二楼, 但始终没有进对方的房间。

    陆琰自然不可能让他一直站着,再一次转过头:我房间没什么,进来吧。

    算了吧琰哥。纪北摇摇头, 我就站在这里跟你说吧, 随便进别人房间挺不合适的。虽然经得了陆琰的同意, 但纪北还是觉得不合适,毕竟那是一个alpha的房间, 更何况听说他们快去领证了。

    陆琰没有再说话, 只是先将花放在了窗边的玻璃花瓶里, 陆琰的房间向来整齐, 但也比较单调, 此时放上了一簇红玫瑰,和冷色调的房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也多出了一分别致感。

    琰哥, 你很喜欢冷色调吗?很显然纪北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有些疑惑, 过了这么久,难道对方就不觉得沉闷和压抑?

    对于纪北的问题, 陆琰也只回复了一句习惯就好,他知道对方跟他上来是有话像对他说, 于是就等了好一会儿,可是对方却似乎都没有要说的打算。

    小北, 你刚刚说有话想对我说,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我纪北卡壳了, 不知道话要怎么说出口,他总觉得自己就像个第三者,故意插足别人的感情。

    陆琰看他一脸纠结也没着急着问, 按对方的性格,那一定是想说就说了,估计这次是有什么原因。

    原肆难得回家的这么早,因为这两天公司那边的事情比较少,他也落得个清闲。公司这两天挺热闹,一些员工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居然陆陆续续来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就跟网友们自己说的一样,魔怔了。

    跟往常一样进了门,但一楼客厅却不见陆琰的影子,他猜想对方应该在楼上,于是便轻轻上了楼。原肆还挺好奇,平时自己不在家的时候陆琰都在做些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