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北恹 - 分卷(38) 当我不按套路出牌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那个事儿啊, 我说了你有可能会把我扔在大街上, 不过应该也无所谓了。

    他听后就愈发好奇了, 到底什么事能有那么严重?

    陆琰叹了口气:你就不觉得哪里奇怪吗?就比如说我的信息素。

    你的信息素?奇怪吗?

    原肆还真就没有感觉到哪里奇怪, 难道香槟玫瑰味儿的信息素还能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一看原肆迷惑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没反应过来,无奈道:那你对于我是个omega就没有别的看法?就比如说我跟别的o比起来是不是太高了?

    原肆沉默了一瞬:那你确实是挺高的。

    陆琰吸了口气,对原肆这偶尔会转不过来的思维感到头痛。

    这样吧, 我问你,我个子是不是挺高的?

    原肆虽然被他弄得一头雾水, 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作为一个omega打人是不是还挺暴躁?

    应该吧。

    陆琰顿了一下,紧接着又问到:我房间里是不是有易感期的抑制剂?

    嗯。

    所以啊!陆琰突然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原肆犹豫着, 说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回答:你该不会是alpha吧

    开玩笑,这怎么可能。

    但是下一秒他就看见陆琰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你猜不到呢。

    陆琰刚刚再说什么?我还以为你猜不到呢?

    他是个alpha?!!!

    你是alpha?

    原肆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在自己家里待了快四年的omega,忽然就变成了alpha?!

    他似乎听到了自己三观炸裂的声音。

    你该不会真没有察觉吧说实话, 我要真是一个omega,那大概率是打不过艾文的, 我还以为你

    陆琰的话一字一句钻进了自己的耳朵里,原肆尽力保持着冷静,回忆在脑海里不停地翻涌所以说, 他被一个伪装成o的a咬了一口,还被对方给亲了两次?!

    两人沉默了许久。

    最终,还是原肆先打破了这份沉默:为什么骗我?

    陆琰很真诚的回答:对不起,这个主意其实是我妈想出来的,其实好几次我都想告诉你,但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觉得原肆不会再相信他的解释了。

    原肆重重的吸了口气,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个决定,只听他一字一句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可谁知,陆琰就这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知道,真的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范围内。

    原肆这么说他一点都不意外,被瞒了将近四年,结果还被人占了便宜,这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生气了。

    滚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好。就像是平日里聊天一样的应答着。

    原肆只觉得如鲠在喉,他就这么看着陆琰渐行渐远,心中又酸又涨。

    真奇怪,他想。

    小原!诶?小琰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原肆顿了顿:妈,他说不想让您们担心,过两天再来。

    顾漫蹙眉:这孩子不对,你声音怎么听起来有些哑?

    我没事,就是有些轻感冒,已经吃过药了。

    其实他是不好意思说刚刚自己哭过,只是哭的没那么严重而已,反正还挺没有出息的。

    哥!你的嘴和脖子怎么成这样了?

    看着陆珩着急的模样,陆琰笑着解释:没事的小珩,就是受了小伤,只是这次得麻烦你收留我一段时间了。

    你们你们闹掰了?

    陆琰只是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到:嗯,受了点伤,然后他已经知道我是个alpha了。

    嗐没事儿!反正你平安回来就行,那原家不待也罢,哥你别嫌弃我这小公司就成!

    陆琰被陆珩逗笑了:说什么傻话,更何况你这是新公司,未来可期嘛。

    因为陆珩公司的员工大都是原先在gib工作过的老员工,还有一部分是新来的员工,所以对于陆琰的到来他们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还有些期待。

    后来,陆琰也终于跟着陆珩吃到了来自他助理的狗粮。

    而至于原肆,他则是继续当一个日理万机的公司总裁,只不过员工们都察觉到了,他们总裁对工作上的要求比之前的还要更严格。

    这段时间里原肆一直都在忙碌着,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他基本就没让自己停下来过,甚至有时候就在公司里过夜,连家都不回。

    这天,原肆又一次忙到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他才刚一到家便躺在了沙发上。原肆脸红的不正常,头也晕的不行,他甚至都记不清白天的合同究竟是怎么谈下来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他听到了识别系统的响声,没多久后一个冰凉的温度就触碰到了自己的额头。

    原肆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对方到底是谁,但眼皮很重,最终他也只是看到了一个虚影。

    陆陆琰

    顾漫在一旁无奈的摇了摇头:难怪说小琰怕我们担心,原来是两个人闹别扭了。

    他这儿子哪哪都好,可偏偏就是嘴硬。

    要不我去把小琰给找回来?

    顾漫阻止了原清:没这个必要,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矛盾,得他们自己解决。

    热搜早已被压了下去,事发当天,孙冉冉还在家里美滋滋的想着艾文能帮她为难一下陆琰,直到警方找上门的那一刻她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孙冉冉哭着闹着,但所做的一切早已成为徒劳,而她过度的紧张情绪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随着深入调查,两人背后的毒.品链也逐渐浮出水面。

    时间在一点点溜走,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平常。

    因为许林倾早产,洛川连夜就将他送进了医院,然后在旁边守着寸步不离,晚玉香香味将床上的人紧紧包裹着。

    洛川好疼

    太疼了,他感觉眼泪一直在眼睛里打转,可就是流不下来。

    我在,我在呢!老婆别怕,很快就不疼了。洛川说着,帮他拨开了额前被汗打湿的头发。

    许林倾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只觉得生不如死。

    医生,医生!他太疼了怎么办?!

    alpha再多释放出一些信息素来安抚omega,再加把劲!

    唔!好疼我、我不行

    再加把劲!

    呜哇

    伴随着新生儿的啼哭,医生激动的说到:出来了!孩子出来了!是个男孩!

    听到孩子出生的那一瞬间,洛川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他腿一软,直接就半跪在了病床边,其实不论男女,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平安就好。

    当原肆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忽然就有些感慨,原来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

    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顾漫社交账号上的动态基本都被删了,只剩下了陆琰生日那天分享出来的照片,文案也被重新编辑过,变成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在这期间,也有人看到过陆琰出入于陆珩的公司,而关于两人的关系,大家都默契的选择了闭口不谈。

    名叫紧跟时事的小群里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寂,其实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预料到了,只是没人开口,再或许是舍不得开口,因为有些东西,一旦捅破了就真的没有了。

    陆先生您来了!

    啊,我们总裁在

    当原肆听到陆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朝办公室门口看去,但随即又收回了目光。

    虽然他和陆琰闹掰了,但也不会幼稚到和陆珩的公司解除合作。

    陆珩现在算是他的一个合作方,两人没有废话,打完招呼后便直接进入了正题。

    直到结束的时候,原肆随口说了一句:方案还不错,越来越上道了。

    陆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原总就别夸我了,其实这个方案并不是我想出来的。

    不是你想出来的?

    原肆有些好奇,陆珩现在提出的这个方案对双方来说都是有利的,并且也非常的专业,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有些经验的人来,也未必能想得到。

    其实陆珩犹豫了一下才坦白到:是我哥想出来的。

    你哥?那不就是陆琰嘛。

    对,他本应该是继承我爸的公司,但后面继承的那个人就变成了我嗐,您看我,又说跑偏了。陆珩知道他两闹翻了,所以并不会在对方面前过多提起。

    嗯

    也不知怎么的,原肆一恍神就问了一句:那他现在过的好吗?

    陆珩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懵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他挺好的吧。

    挺好的吧?听起来似乎是有些不太好,而紧接着他就得到了答案。

    刚来那会也没想到会伤口发炎,大半夜的发烧了也不肯说,后面还是他说要去医院了才知道的,留了疤,这两天天气又热,可他还是穿着高领衣服,怎么劝也不听。

    陆珩每说一句话,原肆的眉头就更加皱了一分。

    也不怕中暑?这么热的天,他到底是怎么热得住的?

    可能吧,他嫌那个疤太丑。

    被一个人渣咬的,又怎么会不嫌丑呢,估计是巴不得立马就弄掉吧?

    我知道了,合同我先签了,如果中途有什么问题的话再商量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  这真的是个甜文,这只是一个过程!请给原崽崽一点点时间!感谢在20210912 21:59:36~20210914 20:55: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752305、墨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7752305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0章 香槟玫瑰

    陆琰最近都有些忙, 有时候处理文件一坐下来就是几个小时。

    一旁的白沙调侃他:琰哥,就你这工作量,我怎么觉得是你和珩哥换错了?

    白沙是之前就在gib工作过的老员工, 性格也比较开朗。

    陆琰轻轻推了推眼镜:怎么会, 我就是弄了玩玩。

    白沙白了他一眼, 但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被陆琰给装到了,就是弄了玩玩, 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你不是没有近视嘛, 干嘛还要戴眼镜?

    陆琰手上动作一顿, 紧接着就回答了一句:装一下。

    白沙:

    装?光是这张脸就够装了, 更何这人还有实力。

    你行被你给装到了。白沙决定不再自取其辱, 转身就专心的投入了工作。

    陆琰笑了笑,但过了一会儿后还是将眼镜取了,上面的吊链早已经被拆了下来, 是上次参加宴会时戴的那一副,原本是打算扔了的, 但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又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觉得好看吧。

    洛沉已经三个月大了, 洛川和许林倾也举办了婚礼,俊a美o, 两个人站在一起很是般配,他们也如愿得到了宾客们的祝福。

    洛沉比其他的小孩子要更乖一些, 他睡在摇篮里,包裹在被子里的小脚时不时就动着, 偶尔还会发出哦、啊的一声,让洛母喜欢的不行。

    洛嫤熙喜欢自由,早年就和洛川他爸离了婚, 原因无他,对方总是拘泥于自己父母的想法,而这还是在结婚后才发现的。洛嫤熙受不了丈夫这种唯唯诺诺的性格,更不满对方母亲还要在自己怀孕的时候含沙射影,于是在她一番思考后就直接提出了离婚。

    总之,离婚当天她挺着个半大肚子就将丈夫骂成了个鹌鹑,直到对方母亲都不再敢多说半句才头也不回的走了。

    洛嫤熙手里拿着玩具正逗着洛沉呢,洛川和许林倾也进屋了。

    妈,您还在逗沉沉呢?

    洛母哼声道:好歹也是我孙子,我多看两眼怎么了?还好沉沉长的不随你,随我们小倾。

    唉不是,妈,您怎么还觉着您儿子丑啊?

    不丑吗?人家小倾愿意跟你过日子都算便宜你了。

    损还是亲妈损,但洛川并没有反驳这句话。

    街边,一辆黑色跑车停放在那里,原肆坐在驾驶位上,却迟迟没有发动车子。

    左边是繁华的街道,一辆辆车子来了又去,而靠右则是人行道,他坐在车里,时不时会看到来往的行人。

    有的匆匆忙忙,有的则是慢慢悠悠。

    原肆突然就生出了一种冲动,他想去把陆琰找回来。

    一开始他只以为是那个人在自己的身边待久了,但三个月过去了,他还是会觉得不习惯,然后时间一晃就是半年多,可他依然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个人。

    他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明明是对方先骗了他,但最后忍不住去想的却还是他。

    大概是自己犯.贱吧。

    忽然,车窗被人敲响了,原肆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是城管。

    先生,我们看您的车停在这里很久了,请问您是需要什么帮助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