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北恹 - 分卷(7) 当我不按套路出牌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陆琰又疑惑了,果然小少爷的心思他尔等凡人是猜不懂的。

    那接下来呢,草莓纪北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接下来的话

    陆琰,我好像提前了。陆琰一怔,下一秒纪北就跟逃跑似的离开了厨房,

    喂!他下意识跟了上去。

    只听咔哒一声,好家伙,发热了还自己把自己给反锁在房间里了,里面又没有抑制剂。

    我去给你拿抑制剂,别锁门。陆琰心里乱的一批,不说还有几天,怎么忽然就提前了,这不是在搞他么?

    王姨听到动静后从厨房里出来看,发现陆琰再敲小少爷的门,手机好像还拿着针剂,这下,即使她是个beta都能想明白发生了什么。

    小琰

    没事的王姨,我来照看他就行。

    陆琰站在门外,这才后知后觉空气里已经有一股淡淡的青梅味儿,带着一丝属于omega信息素的甘甜。

    纪北,你先开门,不然时间拖久了抑制剂会没用的。然而门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他忽然想起原肆的那条信息。

    该不会是怕疼怕成这个样子吧?

    北北,把门打开,不然我就要用备用钥了。他发誓自己真的在哄了,小北?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陆琰无可奈何,只能去自己房间拿了备用钥匙,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用钥匙打开了房间门。

    虽然心里做好了准备,但一股更加浓郁的青梅味道迎面而来,还是让他不由得僵直了身体,他缓缓走进去,却发现房间里没有人。

    北北,别躲着了,快点出来。或许是陆琰的语气太过温柔,过了一会儿后纪北从落地窗帘背后走了出来,脸上也泛着不自然的绯红。

    我纪北看到了陆琰手里的针剂后又小幅度的后退了一下。

    乖,别怕,过来这里坐着,很快的。陆琰尽量保持着冷静。

    纪北没有说话,但还是依言一步步走到了陆琰跟前,他腿好像软了,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摔下去。

    之前没打过?然后陆琰就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打、打过可他还是会怕疼。

    别怕,很快的,不疼。

    陆琰不会安慰人,正当他以为纪北会抗拒打抑制剂的时候,对方却紧紧揪住了自己的衣摆:那你轻点儿打好不好

    omega因为发热的原因早已经眼眶发红,对方泪意氤氲,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陆琰都佩服自己还能淡定的现在这里帮对方注射抑制剂。

    好,一定不会疼的,不要乱动。

    嗯

    其实陆琰也不太清楚要怎么来,他给自己注射没问题,但现在换成了别人,还是一个非常怕疼的omega。

    他咬咬牙,按上面说的方法给纪北注射了抑制剂,白皙的后脖颈上那一块凸起十分显眼,alpha的本能在驱使着陆琰占有对方,但他知道,他不能。

    唔~纪北不受控制的呜咽了一声,差点让陆琰手抖。

    别怕别怕好了好了好了!陆琰像是得到了解救。

    纪北还是不肯松手,过了一会儿后陆琰便感觉到对方的肩膀在时不时的颤抖,他心里一惊:怎么了,是不舒服吗?然后才发现是对方在哭。

    怎么了,很疼?苍天在上,他真的不会安慰人。

    呜为什么我哥不回来看我

    陆琰一愣,原来是因为这个?

    别哭,你哥他不回来可能是因为没想到你发情期提前,不然肯定会回来的。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omega打完抑制剂以后还会哭啊啊啊!

    看纪北还在哭,陆琰不得不把手机掏出来,找到了原肆发的那条信息,然后放到了他手里:你看,你哥给我发消息了,他知道的,公司太忙了也说不定。

    纪北看了一眼信息果然哭的没那么厉害了,只是还时不时打一个哭嗝:让他跟公司谈去吧,讨厌死了!

    陆琰被他逗笑了,只能依着他:好,那就让他跟公司谈。反正只要不哭了就行。

    过了一会儿纪北似乎好多了,陆琰立马去帮他把窗户打开通风,然后又把纪北给哄睡了才下楼。

    王姨,可能得麻烦你帮忙做一下蛋糕,我出去一趟,家里的空气清新剂快不够用了。

    没问题,那你早去早回。王姨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所幸她也感知不到信息素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故意拖更,是这一章有点不好写。

    呜呜呜,蠢作者前面把时间搞错了直接跳到了11月,现在已经更正了,设定有所不同,所以大家别太在意,看开心就行,蠢作者给大家道歉,对不起!_(:3」)_

    啊,我还是改了,忍不住。

    感谢在20210619 21:23:12~20210621 13:2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落笔 10瓶;禾 5瓶;4819386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章 垂耳兔兔子

    我觉得你没必要跟我谈,你还是先跟纪北谈谈。

    他发热期提前了,今天打针的时候闹情绪说你为什么不回来看他。

    知道人家怕疼你就多抽出点时间,人家气的骂说让你去和公司谈恋爱算了。还有,到底以后谁是他对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不知道原肆看到这些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反正陆琰是觉得爽了,他总觉得自从纪北来到这里后,自己就时刻操着一颗老母亲的心。

    原肆看到这三条信息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陆琰说的确实没错,纪北是他带回去的,但大多数时间却都让陆琰帮忙,也难怪纪北会闹情绪。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有被陆琰说的一天。

    洛川,这两天除了公司会议还有没有其他的会议。

    洛川立马回答他:总裁,明天下午公司有一个内部会议,对了,还有gib,也就是原来的l.e公司,对方问您这两天有没有空,想抽个时间跟您见个面。

    gib?原肆轻皱眉头,这不正是后来由陆珩所接管的公司么,对方怎么会突然要求见面?

    那对方有没有说确切的时间?

    对方问后天您有没有空。

    原肆反复斟酌,最终还是决定在后天和对方见一面。

    下来把后天以后的会议往后推迟三天。

    好的总裁。等等,总裁刚刚说什么?让他把后天以后的会议往后推迟三天!

    洛川有些惊讶,平日里总裁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对公司员工的要求也比较严格,在他印象当中除非是有什么不可抗力的因素,不然总裁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会把会议给延后的。

    原肆看洛川半天没有动静,抬眸问到:是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有,我马上就去处理!洛川立马开溜。虽然很好奇,但好奇心总会害死猫,所以他还是老老实实工作吧。

    或许是因为发热期的缘故,纪北连下楼都一副恹恹欲睡的模样,陆琰就这么看着他,生怕这位小祖宗从楼梯上摔下来。

    纪北感受到了某人的目光,脸有些烧:别看了,我清醒着摔不了。

    现在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状况,情敌帮他打抑制剂?但就冲陆琰对他哥这种态度算得上情敌吗?

    他倒总觉得是陆琰是巴不得把他哥给踹了。

    得看,摔了你哥会心疼。

    纪北忽然打了个趔趄。

    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舔狗,只是在奉命行事,就等你哥让我走。

    听到陆琰这句话的时候纪北没有任何反应,说实话他甚至觉得真的是自己出问题了,不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难过。

    纪北一靠近沙发就立马窝了上去:你们你和我哥到底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好?

    陆琰叹了口气:你真要听?

    嗯?有什么不能听的?纪北满脸疑惑。

    陆琰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道:我跟你哥我们俩本来就对彼此没有任何感情,准确来说我跟他只能算是陌生人,其实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不让我走,或许是当时公布引起外界过大的反应,所以他应该是想低调分手过了一会儿陆琰忽然底笑了一声:说错了,分什么手,都算不上。

    一个好好的alpha却偏偏被父母逼得寄人篱下,这事要是换成别人,未必能做到像陆琰这样安安静静。再说了低调分手个锤子,陆琰觉得肯定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不然按原肆的性格,他要是想,立马就能像之前那样公开声明,还何必受他一个外人的气。

    纪北陷入了沉默,他想问的问题有很多,但听完这些话以后就问不出来了,对方和他哥仅仅只能算陌生人关系,陆琰不想走那才叫奇怪吧。

    那你就没想过纪北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有些不妥便没有再说下去。

    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想过自己走?

    陆琰这特么是有读心术吧?

    陆琰见自己又说中了,解释到:想过,但你哥当时帮了l.e解除了经济危机,也就是现在我弟所接管的公司。

    听到这里纪北也算了明白了个大概他哥暂时不让陆琰离开可能是因为有别的原因,而陆琰不主动离开则是因为他哥帮了对方弟弟的公司。

    我哥我觉得我哥应该不会。

    陆琰笑了一声:我也觉得,但我还是再等一等吧,毕竟你哥他帮过我们忙。

    而事实情况是:万一他拍拍屁股走人后原肆觉得不对开始调查他怎么办,到时候可能连陆珩的公司也得跟着遭殃。

    就在两人即将要说不下去的时候,识别系统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微微尴尬的气氛。

    哥!

    回来了。

    原肆抬头,却见纪北穿着睡衣窝在了陆琰旁边的沙发上。

    你们

    我们就是聊聊天。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到。

    原肆更加疑惑了,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

    陆琰再一次解释:就是聊聊天,你回来的话我就先上楼了,你们慢慢聊吧。

    他缓缓上楼,不知道为什么,原肆总感觉对方的背影有些落寞,纪北也在看,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两人各自怀揣着想法,沉默了好半天还是原肆先开口说话:小北,你还疼不疼?

    纪北也反应过来了,故意赌气:没,不疼。

    原肆见他还生气,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白色的小垂耳兔:那这个能不能让小北不生气?

    纪北看到小垂耳兔的瞬间眼睛都亮了:垂耳兔!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兔子!

    原肆把垂耳兔放到了纪北手里: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一直都知道。纪北小的时候就想养一只垂耳兔,但因为那时候叔叔阿姨认为他还小就没有同意,为此还在宠物店里闹了脾气,而现在他回国了,而且也有这个时间,自然是可以养的。

    可是没有吃的。

    放心,都给你准备好了,待会儿我去给你取。

    唔,谢谢哥!纪北立马就对这只小垂耳兔爱不释手,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抚摸了一遍又一遍。

    gib公司。

    对于总裁忽然又换回了陆海川,这难免让一些员工好奇,他们在私下都纷纷议论着这件事。

    林凡原本是陆珩的得力助手,但这忽然换了人,让他颇不适应,更奇怪的是从今天一大早开始陆珩的电话就一直打不通。

    林凡,我需要了解一下大致公司近况,麻烦你尽快做一个工作报告给我。

    好的总裁。

    他离开了办公室,内心有些不满什么嘛,这连公司发展都不了解就来管理公司能靠谱吗?还有陆珩到底哪里去了?一直都联系不上。

    陆海川坐在总裁办公室,自然知道刚刚那个名叫林凡的助手对自己不满,他屈指敲击着桌面,一下比一下重,但过了一会儿后敲击声又逐渐停了下来。

    他是陆珩的父亲,必须得证明公司在他手上会发展的更好,陆珩只是跟他学了一部分而已,而他才是真正的强者。

    陆珩看着自己发出去的消息全被打上了红色感叹号,他实在不明白父亲是怎么想的,居然只是因为他去见了自己哥哥一面就将他困在家里。

    两个保镖都是经过训练的beta,若是alpha的话他可能还能用自己的信息素来对付对方。

    到底还是他太低估了父亲的狠绝程度。

    gib那边提出要在后天见面。

    原肆本不打算跟陆琰说的,但后面一想陆琰是陆珩的哥哥,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对方说一声。

    见面?陆珩怎么会突然提出跟原肆见面,难道是公司出了问题?

    嗯,对方没有说为什么要见面,但我答应了。

    陆琰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给陆珩发了条消息。

    沈宁把准备好食物的端到了房间:小珩,快来吃饭吧。

    她保持着微笑,怎么看都是一位气质犹在的贵夫人,因为保养得当,她脸上的皱纹并不是那么明显。

    小珩,快别看手机了,快来尝尝妈妈特意新学的菜。

    陆珩抬眸:妈,不用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