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北恹 - 分卷(4) 当我不按套路出牌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唔

    抑制剂很快就到。洛川丢下这句话后立马落荒而逃。

    陆琰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只觉得有些可笑,原肆别的不会,命令他倒是一套一套的。

    你先待在家里,我出去一趟。

    嗯?纪北正吃着零食。

    陆琰算是看出来了,这哪是什么小少爷啊,分明就是一个小吃货,他没有隐瞒:你哥找我算账呢,放心,我去吵个架就回来。

    纪北越来越看不懂陆琰的操作,哪有吵架还这么开心的?

    不行我要去!

    原肆已经让人来接他了,自然是不能答应纪北,若是对方直接出门的话,明天肯定又是八卦头条满天飞。

    陆琰拒绝道:那可不行,你哥本来是不让我告诉你的,我要是带你去那可就不是吵架这么简单了,他怕吓着你,你还乖乖在家等我,说不定还能把你家哥哥给等回来。

    纪北差一点又被呛着,拿起一个抱枕就往陆琰身上扔:滚!

    陆琰准确无误的接住了飞过来的抱枕,笑着回应:马上就滚啊小少爷!说完便出了门。

    来接陆琰的是一个男性beta,态度挺好,但这些都与他无关,他最在意的还是原肆什么时候肯放他离开。

    车子停在了公司面前。

    陆琰今天穿了一件青灰色竖纹打底衫,外加浅灰色外套,显得他整个人更加的安静和成熟,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脸好看,以至于他刚下车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诶,他谁啊,长得真好看!

    你不知道吗,他就是那个

    陆琰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他置若未闻,从容不迫的走进了原肆的公司。

    作者有话要说:  早安~今天有一场考试,看情况啦,能二更尽量苟个二更,但没有保障呀

    第5章 委屈巴巴子

    陆琰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原肆的办公室。

    谢谢,先出去吧。

    此时,办公室里仅剩他们两人,陆琰没有跟原肆客气,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难得原总您找我一回,什么事?

    忽然间,他像是闻到了一股极淡的香味儿。

    哇哦~原总好兴致。陆琰随口调侃了一句。

    是网络上打卡的那个人,他原肆随即反应过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反正陆琰也不会在意这些,他甚至还能做到和纪北和平相处。

    陆琰淡淡一笑:您不用解释,真正属于您的omega还在家里。

    原肆无法反驳。

    还在生气?这是原肆沉默许久后问出来的问题,也不知他是不是思考了许久。

    陆琰顿了一下:我哪有,况且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我确实配不上您,这些我早就习惯了。

    我跟你道歉。

    你说什么?

    陆琰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他想过原肆会让他走,甚至还在心里还暗暗期待着,结果现在?事情的走向好像有些不对?

    我说,我跟你道歉。听起来确实是在跟他道歉。

    原肆,你不应该是让我离开吗?

    走?

    陆琰知道自己失态了,重新调整好状态:是啊,您看我来您这儿蹭吃蹭喝都快三年了,现在小北回国,原总就别带着我这个累赘了吧。

    原肆迟迟没有给出回答,陆琰的表情里也罕见的多了几分不耐烦,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微微褶皱的衣服:

    原肆,我的确得感激两年前你帮公司度过了经济危机,我答应了你当时的要求,可小北现在回来了,你呢?

    陆琰

    他当然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

    最多三年零两个月,在这期间只要纪北一回国就让你离开。

    可是现在纪北已经提前回国了,原肆却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

    原肆并没有告诉陆琰不放他走的真正原因,这两年多里对方没少挨骂,他当初没告诉家里事实的真相,只是告诉了他们陆琰是个残缺的omega,但他始料未及的是,一段时间后家里那边就看开了,也默认了陆琰就是他的另一半。

    或许是因为陆琰的长相太优越,而且不能正常释放信息素并不意味着他失去了生育能力。

    陆琰,再给我一点时间,有一些事情我还没处理清楚。

    陆琰知道多说无益,转身就离开了原肆的办公室,但也恰巧在门口碰上了送人回来的洛川,只见对方看见自己后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微微一欠身让到了另外一边。

    陆琰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跟对方说了一句谢谢。

    洛川见陆琰走了,紧绷着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

    栗色的长发,一定是陆先生没错了!长得比照片还好看!就是这个子是不是太高了点儿

    两人不欢而散,陆琰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王姨也已经离开了。

    果然,刚回到家纪北就跑过来问东问西,这让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瞬间又烦躁了起来:这些问题你不应该去问你哥吗?

    啊纪北瞬间安静了下来。

    陆琰叹了口气,又耐着性子道:我不是要故意呛你,我正烦着原肆那个傻逼,估计他今晚是不会回来了,对了,你吃过没?

    算了,干嘛跟一个omega计较这些,万一到时候凶哭了还得哄。

    吃吃过了纪北有些不适应这样的陆琰,而且对方话题跳的实在是太快。

    记早点休息,对了,不要等那个傻逼。陆琰说完后径直上了楼,也懒得好奇纪北现在是什么表情。

    纪北应着,心想陆琰这一口一个傻逼的,估计是吵的不轻。

    陆琰睡眠浅,半夜的时候是被一阵开门声给吵醒的,困意被一扫而空,陆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3:30。

    他没想太多,毕竟一楼的门上还有一个识别系统,一般情况下别人是不可能进来的。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这他妈谁?这他妈一开门就跟个牛皮糖似的喝醉了的傻逼是谁?!

    小北不哭,哥哥抱

    陆琰差点揍人,但一想到这人是原肆又把股冲动给压了下去,你看清楚了,我不是纪北,我是陆琰。对方的气息打在了他的颈侧,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逃离。

    此时的原肆已经彻底喝醉,无论陆琰怎么挣脱对方的力气也只会更大,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腰快被原肆勒断了。

    陆琰迫不得已使出了杀手锏:松手,你在不松手我就把小北喊过来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大概是听懂了他的话,原肆有些艰难的站直了身子,半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半天,仿佛是要将他看出个洞来。

    看我也没用,你再怎么看我都是陆琰字没能说出口,但姓陆的已经懵了,他没料到对方会忽然使劲,紧接着后颈就传来了一阵刺痛,陆琰不由自主的身体一颤。

    原肆你属狗?!陆琰把原肆推开,后者则因重心不稳而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步。

    陆琰内心简直日了狗,被当成omega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被莫名其妙的咬了一口。不是很重,但也算不上轻,总之挺疼。

    对不起又是那委屈巴巴的语气。

    陆琰不想跟一个喝醉了的人讲道理,他内心烦躁到不行。这都算什么事,白天闹冷战晚上就被咬一口吗?

    哥哥?!你怎么、怎么纪北一脸惊恐的看着原肆。

    陆琰不是说他哥不会回来了么?怎么他哥会从陆琰房间出来?陆琰呢?

    我昨晚喝醉了,小北你有没有看到陆琰?原肆头疼欲裂,脑子里也乱的一批,他只记得昨晚自己喝多了,其余的根本就想不起来。

    没有看到。纪北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他就说,明明吵得那么厉害怎么可能。

    楼下也不见陆琰的影子,只有王姨在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原肆想问,但始终没有开口。

    早晨七点半,街道已经开始热闹,陆琰正慢慢的往回走,手里还拎着一袋感冒药。

    云城的六月很热,但时不时就会下雨,就像现在一样,猝不及防来的大雨就这么淋在了并没有带伞的陆琰身上。

    靠陆琰怀疑是自己体质下降了,就是睡了一晚上的沙发,怎么还把自己给整发烧了。

    雨下的不大,但陆琰回到别墅的时候头发还是湿了大半,他站在门外,心想快八点了,原肆应该已经去公司了吧。

    与此同时门滴的一声,陆琰还以为是自己识别成功了便下意识往里走,但紧接着他就撞到了人,他微微蹙眉,发现对方正是某个挨千刀的。

    陆琰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只说了一句对不起后就打算上楼,但原肆开口说话了:

    感冒了?

    嗯。

    没带伞?

    嗯。

    要不要休息?

    嗯。

    这天是彻底聊不下去了,但原肆还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昨晚

    已经下雨了,你还是让你的omega多穿点吧,没什么的话我就先上楼休息了。

    呵呵,这个情商为零的狗东西。

    我

    放心,我昨晚睡的沙发,你公司不是很忙吗?

    明明是自己的房子,但现在陆琰撵起人来他却无法反驳。

    那你好好休息。

    陆琰不再理他,他现在困得不行,只想先好好睡一觉。

    _

    妈!我都说了还早,您和我爸就别再催了。陆珩烦不胜烦,公司的事就够已经他折腾了,结果回到家还得接受被催婚的洗礼。

    公司是公司,你总得找一个omega来好好过日子吧?沈宁还在喋喋不休,难道你想像陆琰那样毫无是处吗?

    陆珩转过身:我哥?那您认为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的目光里仿佛带着刺芒,让沈宁瞬间失去了底气,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为了什么?

    自从陆琰走后,这个名字仿佛就成了他们之间交流的禁忌。

    你小子跟你妈吵什么?翅膀长硬了?陆海川一脸严肃的质问陆珩。

    爸,对您们来说我是工具吗?

    你气氛突然安静了下来。

    在这仅仅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陆珩跟着陆海川学习管理公司,以极快的速度积累经验、成长,将公司打理的仅仅有条。

    可这些,都并非是陆珩想要的。

    陆海川和沈宁慕强的性格致使他只能日复一日超负荷的工作,再加上现在又多了一项催婚,再这样下去,就算是他身体没有垮掉,但精神上的压力也迟早能将他打垮。

    相比之下,陆珩还是更希望能自由一些,哪怕自己没有现在优秀。

    沈宁将这个话题跳过了过去:小珩你说什么气话呢?我们不说这个了。

    自从陆琰离开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陆珩从未如此迫切的希望见到对方。

    一觉醒来的陆琰感觉自己通透了很多,他伸出手去捞一旁的手机,结果手机没捞到,倒是有人来敲门了。

    稍等我马上就来。

    陆琰和某位小少爷来了个大眼瞪小眼芜湖!好他还穿了件短袖!

    我我我我不知道你房间门没锁,我就是来看看,怕、怕你睡没了,啊不是是怕你醒不过来纪北一着急就越描越黑,说得像是陆琰人快不行了。

    陆琰哭笑不得:死不了,说吧,你这么着急到底是为什么?

    这都被看出来了?难道他就那么的藏不住情绪?

    那还是等你出来再说吧,诶?你房间用的什么香水,淡淡的还挺好闻。

    香水?陆琰一时没反应过来。

    对啊,你不会自己用什么香水都忘了吧?这股味道感觉还挺像一种花,叫哦!香槟玫瑰,是不是?

    陆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个alpha,即使平时将信息素收敛了起来,但时间一长也难免还是会有些味道:你不说我都忘了,应该吧,当时看着挺顺眼就买了,我也没太注意。

    好吧,那我去楼下等你。

    五分钟后

    小少爷又怎么了?

    纪北瞪了他一眼:别这么叫我。

    那我该怎么叫你?这小少爷,脾气还挺大。

    反正不能叫我小少爷,难听死了。

    陆琰若有所思:那北北?

    纪北:???!

    陆琰见纪北不乐意,于是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挺好啊,你看你哥哥叫你小北,可我一叫他就吃醋,那我叫北北的话不就跟你哥不同了,而且你哥也不会吃醋,怎么样?

    纪北被他绕的有些懵,想了想竟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那行吧,但也只能正常语调喊我。

    没问题。

    他就不信,他都这么喊纪北了,要是原肆他还是没有半点反应的话,那就是他不行!

    回归正题,陆琰,你算是我哥他名义上的对象吧?这几天相处下来纪北已经完全不怕陆琰了,干脆就喊起了名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