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酒 - 33.粗茎猛地撞进腿心(1800珠加更) 前男友的白月光(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童韵被他这一个问句,戳中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没想到,再怎么有钱任性的金主爸爸,也会有这么脆弱,这么渴望陪伴的一面。

    其实吧,她无法理解他怎么就心情不好了。

    照理来说,他捡了个大便宜,这会儿该春风得意才对。

    而亏大发了的她,才是那个哭唧唧的人吧?

    她乘着夜色,进了别墅。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环境中,她小心翼翼地摸着玄关的墙壁挪动。

    手下忽然多了一抹冰凉,对方坚硬的指骨硌着她的掌心。

    她抬眼看去,只见从窗帘渗入的朦胧月光,浅浅勾勒出对方高大魁梧的身形轮廓。

    她看不清他的脸,却敏锐地听到了他粗沉的呼吸声。

    作为一个爱岗敬业的小情人,她试图当个解语花:“你的手好冷啊……谁惹你了?心情这么不好。”

    她话音刚落,那只手就从她手下抽出。

    金主爸爸又给她戴上了眼罩。

    她摩挲着他温热的手腕,“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些。”

    可她的金主却一言不发,大手粗鲁地反捉住她的双手,钉在她头顶上方的墙面上。

    男人温软的唇瓣压在了她的唇上,火热的舌头扫过她的唇,霸道凶戾地往檀口里钻。

    童韵已经做好了被他撕咬的准备,可他动作一滞,舌头迅疾撤退。

    他嫌恶道:“你吃了什么鬼东西?”

    童韵舔了下唇,“姜糖……朋友给的。我刚吃完饭就过来了,怕你嫌弃我嘴里有味道,还想着用糖盖一下。你不喜欢人家甜甜的小嘴么?”

    很显然,金主爸爸并不喜欢。

    他将她打横抱起,放进了浴室,“刷牙洗澡,把自己弄干净了再出来。”

    说罢,他转身出去,带上了门。

    童韵磨磨蹭蹭地刷完牙,洗了个澡。

    她穿着浴袍,戴好眼罩,站在浴室门口喊:“金主爸爸~人家洗白白了~”

    门外静悄悄的,她正想除下眼罩,迎面扑来开门带起的风。

    男人如同饥渴多日、穷凶恶极的猛兽般,敏捷地抓住她的手反剪在身后,将她压至冷硬的墙面上。

    他一个疯狂迷乱的吻,把她平静的心湖搅得浑浊混乱。

    他今晚很急躁,腾出一只手探进她的浴袍,揉搓她的绵乳,下手没轻没重的,抓得她奶子疼。

    她蹙眉痛呼,嘴刚张开,男人的舌头便狂热地缠上了她的舌。

    他用膝盖顶开她的腿,身体挤进她腿间,抓握她乳房的手移开,手指滑过她袒露的腰腹,抚上了她的阴阜。

    酥麻快感从他指尖扩散,童韵呻吟一声,一簇欲火在小腹燃起,燎原般烧遍了她的身体。

    花谷热腾腾的,淌出了潺潺汁水。

    男人粗糙的指腹穿过花缝,蘸了淫靡的液体,探寻贝肉里的小肉珠。

    轻拢慢捻抹复挑。

    她遭不住敏感点涌来的强烈快感,淫浪地叫着:“啊~好舒服……嗯哼~要,啊!~”

    她爽到不行,将将要高潮,他忽地停下。

    童韵崩溃了。

    不是吧?金主爸爸又玩她?

    她示弱:“小骚货想挨肏~用大肉棒肏肏人家的小屄,好不好?”

    她边说还边扭动腰肢,将一条腿挂在他身上,磨蹭他的臀腿,骚得不行。

    不过须臾,一根尚带温热的领带,代替了男人有力的大手,把她的双手捆绑在身前。

    金主爸爸今晚除了蒙眼play,还玩捆绑play?

    童韵心脏突突一跳,说不清是兴奋还是胆颤。

    他钻进她双手环成的小圈里,右手拉起她挂在他身上的左腿,劲腰一挺,戴了安全套的粗茎,猛地撞进她泥泞不堪的腿心里。

    左阕:她连我讨厌姜+糖都不记得,好气气qaq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