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酒 - 6.永动炮机 前男友的白月光(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金主爸爸问了个致命的问题。

    童韵沉默了。

    他没等到答案,又说:“那我换个问题,既然还会看着性爱视频自慰,你是不是,还放不下他?”

    童韵总算想起要抹掉嘴角的口水了,漫不经心地答:“要不是放下了,我怎么会跟别人订婚,现在还跟你上床?”

    她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怎么就把金主爸爸逗笑了。

    更可笑的是,她从他的笑声中,听出了点感伤。

    或者说,是她分不清那个感伤的人,到底是谁了。

    他很快就重振雄风,戴上了安全套后,大手强硬地拽着她岔开的双腿,往他胯下一拖。

    伴着黏腻水声,梆硬的大肉棒再次捅进了微微合拢的湿穴里。

    “啊!——”童韵爽到差点咬了舌头。

    他这次入得又急又深,没给她任何缓冲的时间,抓着她两条腿,一下撞得比一下用力。

    他先前好歹会耍点技巧,现在就像个狂暴凶戾的毛头小子般,挺着胯下的肉刃,在她体内冲锋陷阵,莽得像头牛。

    她被肏得浑身舒爽,叫得又骚又媚。

    直到被他肏得宫口隐隐作痛,她哭着讨饶时,才恍然意识到——

    金主爸爸在泄愤。

    “啊!~轻点,你……你生气了?”她小心翼翼地试探。

    他默不作声,一口咬住她左胸,疼得她倒抽了口凉气,怀疑自己被他生生咬下了一块肉,骨肉之下,是剧烈跳动的心脏。

    这下她可以确定了。

    她的金主爸爸生气了。

    虽然这气生得莫名其妙。

    “啊!太深了……金主,爸爸,别……别这样……嗯~”

    她被他肏得意乱情迷,手指不小心摸到了他耳朵上的耳钉,再一摸,发现他的发型骚得很有个性——

    鬓角和后脑铲青,只留下头顶那一圈头发,扎了个丸子头。

    她忍不住又多摸了几下。

    他摘了面具。藏在面具下的那张面孔,肌肤滑腻,深眼窝,高鼻梁,五官立体深邃如刀刻斧凿的古希腊雕像。

    她猜测:这张脸,应该不难看,也许还挺帅的。

    他突然冷冷吐出一句:“你这是盲人摸象呢?”

    “……”她不摸了,乖乖挨肏。

    这一晚,她深切地体会到了躺着赚钱的不易。

    金主爸爸不是人,是禽兽,是机关枪,是永动炮机!

    她被硬生生肏晕过去。

    半梦半醒时,似乎还听到他在耳边咬牙切齿地说:“白、眼、狼。”

    可能是这一夜提了太多次“前男友”,童韵久违地梦到了前男友。

    那是大一上学期的事了。

    睡在她旁边的室友,跟她关系极好。

    有一回,室友跟处了两年的男朋友闹别扭,于是约童韵周六去逛街。

    不料一夜过后,室友跟男朋友就和好了。

    室友既不好意思放童韵的鸽子,又不能晾着男朋友,于是让男朋友带上他发小,四个人一起约会。

    童韵那时候还挺腼腆,觉得室友这是在变相叫她相亲,害臊地推拒了好久。

    室友却说:“可他发小已经答应了,你要是不来,他插在我跟我男朋友中间,多尴尬啊。再说了,你只是多交个朋友而已,又没说你俩就一定得在一块儿。”

    转眼到了周六下午。

    室友挽着她的胳膊,去往校内的一家奶茶店。

    隔着一扇落地窗,童韵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靠窗的男生——

    他慵懒地窝在沙发里,耳朵塞着蓝牙耳机,低垂着头,露出一截白皙的后颈。

    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正握着手机玩手游。

    他许是察觉到她在看他,头一转,那双似醉非醉、似勾似引的桃花眼,便倏地撞进了她心里。

    那一瞬,她呼吸一滞,直愣愣地看着他,妄想把那张清隽俊朗的脸,深深拓印在脑海里。

    他的唇动了动,说的是:“来了。”

    打劫!再不把珍珠交出来,我就……我就哭给你看!嘤嘤嘤~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