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圈圈 - 23.偷听 不悔在斯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钟不悔本以为从gp那拿了推荐信就可以做手术,没想到的是几家专科机构最快的预约时间也要等到一两周后,可随着时间推移,孕囊也会随之增长。

    “这下怎么办,我等不了了。”杨真苦着一张脸,她一想到又是药流又是人流的一堆事就觉得头大。

    “我帮你想想办法。”

    钟不悔记得他们初来乍到澳洲的时候,为了方便会社上下看病,同时也为了解决一部分追随过来的手下不会说英语的问题,木村雄英特意在离会社不远的地方和澳洲本地合资开了家私人医院。

    应该是有儿科,妇科的吧……再加上保险报销的问题,详细起见,钟不悔还是决定回一趟所谓的“家”,问问木村雄英。

    看守在门口附近的保安见钟不悔走近都纷纷恭敬地鞠躬,“小姐,您也回来了,会长他们都在会客厅,请直接过去。”

    也?难道他们知道我要回来?不可能啊……钟不悔听到保安的话本就觉得甚是奇怪,她老远就看到层层把守在外的武士装扮的护卫,便心下明了,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举行家族会谈了吧……

    她突然意识到木村雄英忘了给她家族会议的暗号密语,自己拿什么跟那些护卫对暗号啊……不过转念一想也算是歪打正着,她便掉了个头,循着记忆的方向从花园的小路便往后门溜去。

    “你是蠢货吗?!佐藤?现在你来告诉我,我们最大的一个原料工厂被炸,好不容易培养起的那些人无一生还,你怎么向我交代?怎么向组织交代!”

    钟不悔正沿着走廊蹑手蹑脚的还没走到会客厅,就听到木村雄英的暴吼,紧接着便是“噌”的一声,武士刀出鞘的声音。她屏住了呼吸,觉得现在不是进去的时候,便沿着墙壁摸黑坐下。

    会客厅内,木村雄英已是青筋暴起,目眦尽裂的握着刀柄,恨不得直接把面前的人劈成两半。当他第一时间收到工厂被毁的消息时,他惊诧不已,可一番排查下来,发现竟和会社内部的高层相关。

    问题就出在佐藤收养的义子佐藤青健身上。

    他不知道怎么就从佐藤那得知了日本组织研究药物的事,整日声色犬马的佐藤青健便起了私心。他大概知道义父他们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工厂主要提炼的是高浓度的γ-羟基丁酸,而这正是情色场所最需要的——催情药物的主要材料之一。

    而佐藤终究是溺爱儿子的,也想着儿子在澳洲一事无成,不如给他点生财的小门路。结果就是这一念之差,酿成了大祸。

    万念俱灰的佐藤重重的跪在地板上,几乎是呈九十度的弯腰磕到地面,而他的义子早就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却又不敢多话,拼命咬着嘴唇害怕到牙关都在打颤。

    “会长,真的……给您添了很多麻烦,”即使年过花甲,佐藤还是伏在地上长跪不起,“我没有好辩解的,只希望您……给他一次机会。”

    “噗——”

    只闻得手起刀落,佐藤不用抬头就知道那滚落在地的是什么。

    “佐藤,我给你一次机会。”木村雄英接过一旁的高桥递来的软帕,悉心擦拭着刀刃上喷溅到的鲜血,只不过在说到“你”这个字的时候,格外加重了声调。

    “多……多谢会长。”

    “你先起来吧,”高桥叹着气上前去将他搀扶起来,“会长,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木村雄英深深地看了一眼地板上那身首异处的尸体,“杀。”

    “佐藤,明天是我们和越南交货的日子,他们可是馋这批药物很久了,不如就由你去交货,也好让我看看你忏悔的诚意。”

    “你要当心,为了向组织交代,我特意连夜把这个消息散了出去,就为了等明天的大鱼。”

    “要是有大鱼从巴布亚新几内亚顺着太平洋游了过来,你杀了便是。”

    佐藤听明白了,明日只怕是……凶多吉少,有去无回。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钟不悔一个转身滚进了餐室的暖桌炉内,听到脚步声走远才敢探出身子。

    “会长,佐藤青健已经死了,何必对佐藤做的这么绝呢?”高桥忍不住出声劝道。

    “绝?我只不过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况且人手我都已安排到位,比起佐藤,我倒是期待到底是谁这么紧咬着不放。”

    “可您别忘了,那人几乎是血洗了我们的阵地。”

    “那又如何?就算是天降神兵,我也要让他插翅难飞!”

    听到巴布亚新几内亚这几个字,钟不悔突然心里一惊,她想到了顾斯意,不好,顾斯意有危险!

    她捂着嘴想要赶紧跑出去问问顾斯意是不是明天要去什么地方,如果是的话那千万不要去……

    慌乱之中摸黑撞到了桌沿上,“咚”的发出了沉闷的一响。

    而会客厅内的木村雄英却敏锐的捕捉到门外几乎微不可闻的声响,他疾步拔刀大喝一声,“谁!”

    门被猛地拉开,利刃直逼那人影的方向,壁灯被高桥打开的瞬间,他看清了刀尖所指的是怔在原地的佐藤。

    “佐藤?”

    “会长,”佐藤颔了颔首,眉目之间满是悲恸,“我只是想来带青健一起回去。”

    木村雄英不说话,径直与他擦肩而过,算是默允。

    “什么事这么吵?”木村雄英拉开大门,对着外面的护卫们问道,刚才在走廊同佐藤说话的时候就听到屋外似乎有争执的声音,眼下一看居然还有许久未见的女儿。

    “不悔,你怎么在这?”木村雄英从护卫们主动让开的路中央走了过去,略显慈爱的摸了摸她头顶的碎发。

    钟不悔清秀的脸上浮起了一层愠气,简短的把来意说了一通,神情略有不甘,“爸爸,是保安让我直接来的,我还以为他们会让我进去,况且我也算有急事。”

    木村雄英的神色这才稍有缓和,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肩头,“保安们或许是没跟你说明白,在外面等久了吧,先进客厅休息休息,我给医院打个电话,帮你朋友个忙都不是问题。”

    “谢谢爸爸。”钟不悔乖巧的应答着,垂眸的瞬间,心中却有了决断。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₁₈.νɨ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