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圈圈 - 5.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悔在斯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这是你第四次对我投怀送抱。

    顾斯意没有在油腔滑调,他说的确实是事实。

    还有两次,那是在很久之前了。

    第一次他四岁?五岁?顾斯意对于年龄有些模糊,他只记得自己坐了好久的飞机到了杭州,气压让他的耳朵疼疼,一直到下了飞机过了许久他还心有余悸,即使到了爸爸口中人好好的遥阿姨的家里,他依旧是躲在爸爸的裤腿后面。

    遥阿姨身边的叔叔笑得很温柔,想试着抱他,可小顾斯意一个劲儿的往爸爸身后躲,像一只倔强的小羊羔。

    他隔着爸爸的裤缝瞥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姐姐,穿着白色的蓬蓬连衣裙。

    “没想到再见到不悔都变成小公主啦。”他听见爸爸笑着开了口,好像和遥阿姨一家很熟的样子。

    也是,若是不熟,爸爸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把度假地点选在杭州。

    顾斯意愣神的功夫,就被拎到了跟前。

    “我叫钟不悔,你叫什么名字呀。”

    “顾斯意。”虽然他依旧梗着脖子想重新攀回爸爸的裤腿,但也没忘记回应。

    “我带你去看我和大恐龙拍的照片吧,就在我爸爸妈妈的房间里。”

    “恐龙都死绝了。”嘴上说着不相信,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小姐姐走。

    “你看,这个是苏州的恐龙园,专门养大恐龙的!”小钟不悔龇牙咧嘴的做了一个奶凶奶凶的咆哮动作。

    顾斯意乐了,抓住相框嘟囔着“让我瞧瞧恐龙”,结果一个没抓紧,玻璃相框应声而碎。

    大人们都跑进了房间,一看原来是相框摔碎了,两个孩子倒没事,便也松了一口气。收拾完之后就继续回到客厅有说有笑的聊着。

    钟不悔见顾斯意撇撇嘴,皱着眉头,赶紧一把抱住他,“不要哭不要哭,姐姐不会怪你的,乖哦。”

    “姐姐,我不哭,”顾斯意闻着小女孩身上的馨香,道了歉,然后乖乖的回应道,“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恐龙是假的,你被骗了。”

    “哇——”

    大人们又匆匆跑了进来,这次看到的是小钟不悔抱着小顾斯意哭个不停。

    “叮叮叮——”手机来电话了。

    “喂喂喂,不悔,找了你半天没找到,你是不是生理期不舒服先回去了呀?跟你说我刚给沉思茂叫了uber,而且……”

    “不悔在休息。”

    “……你是谁!!!”

    “她朋友。”

    “你放屁!!我们不悔身边可没有低于五十岁以下的男性!”说完这句杨真就后悔了,感觉语言组织有问题,她赶紧补充了一句,“她身边我就见过她老爹和爷爷,你到底是谁!想对我们不悔做什么,再不招来我就要报警了!”

    “我是她朋友,不信你就尽管报警,不过你知道虚构情报会是什么后果吗?”顾斯意简直不想同陌生的女人做过多解释。

    “这样啊……”杨真讪讪的说道,“那你记得明天送她回来,我们住在drive路的学生公寓,明天下午她还有课,你直接送到学校也行,明天下午在……”

    顾斯意等她报完了地名就果断的按掉。

    “jason,你找一个女钟点工,菲佣那种都可以…….”

    “妈妈……”

    正在打电话的顾斯意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

    生理期吗?他突然回想到刚才电话里说的,生理期会让女人变成这样?顾斯意看着那张惨白的小脸和紧皱的眉头,嘴里喃喃自语着,像只受伤的小兽。他叹了口气,对着电话说道,“算了,你先忙吧,没事了。”

    等到钟不悔睡醒的时候,天早就黑了,她闻着熟悉的草木清香,原来是卧室里的香薰。

    不过,自己这是在哪儿?

    她踩着简单的棉质拖鞋走到了客厅,倚着吧台的背影有点眼熟。

    “顾……顾斯意?”

    “醒了?”顾斯意转过身,顺便关掉了燃气灶的明火,将锅里的东西倒入吧台上早就准备好的玻璃碗里。

    闻着清淡的甜味,钟不悔这才看清楚那碗里盛得是糯米小丸子。她瞟了一眼桌上的糯米粉和明显和过面团的盆,有些吃惊,“这是你做的?”

    “……谢谢。”

    “你等会,放凉了再吃。”顾斯意见她舀了一汤匙就要往嘴里送,迅速按住了她的手。

    肢体的接触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钟不悔绞尽脑汁终于找到了一个话题打破了尴尬,“没想到你还会做甜点。”

    “刚下了一个app搜的。”

    “啊?”

    “你不是生理期吗?”

    钟不悔看着杨真给她发来的微信,差不多明白是什么情况了,胡乱往嘴里塞了一口,嗯嗯啊啊的应付着。

    吃完了,她想着去洗碗,被眼尖的顾斯意一把拽住胳膊,“生理期不能碰冷水。”

    “嘶——”钟不悔一阵吃痛,随着湿热的感觉从手臂蔓延开来,她心里暗叫不好。

    “我肚子痛,洗手间在哪?”希望顾斯意没有发现……

    “你受伤了,”顾斯意的表情慢慢凝固住,他注意到那血已经把衣袖染红了大半,“怎么回事?”

    钟不悔看着他严肃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心虚。等到私人医生赶来替她包扎的时候,顾斯意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那大面积的伤口。她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解释道,“就……学校办展览,我不小心摔到模型上了……”

    虽然从顾斯意的经验来看这么大面积的伤口极有可能是斗殴后的痕迹,但他还是“哦”了一声,算是相信了她的说辞。

    “以后小心点。”等到医生走后,他边收拾着碗筷边叮嘱道。

    折腾了快一晚上,钟不悔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想到自己第二天还有课,正准备回去,谁知顾斯意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丢给她一套崭新的睡衣,“今晚你就在我这好好休息吧,正好我还有事,明天一早来接你。”

    丝毫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只听得门落锁的声音,公寓里只剩她一人。

    钟不悔感到头又开始莫名的痛了起来,也好,就先在这里休息吧。

    她打探着这间高级灰色调为主的公寓,除了似有若无的红糖味,整间房公寓里整洁的不像有烟火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