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圈圈 - 1.暗流涌动 不悔在斯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爸爸,妈妈……妈妈不要啊!”

    “啊——”

    冷汗从额头沁湿到两颊,她的嘴唇不住地哆嗦着,想喊叫却发不出声音。紧闭的双眼也跟着梦魇一下一下的抽紧。

    突如其来的手机来电铃声仿佛贯穿黑夜的信号,瑟缩在狭小床铺上的女人渐渐停止了轻微的颤抖,缓缓睁开了眼。

    “喂,父上,”钟不悔看着镜子里那惨白的小脸,被如藻的长发覆去了大半,她伸手就着汗渍将散落在脸颊两旁的碎发拢到耳后,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一顶齐耳的假发,“明白,我马上下楼。”

    学生公寓的路边,停着一辆银白色的保姆车,钟不悔垂了垂眼眸,迅速钻进了后座。

    木村雄英正在副驾驶摩挲着食指上那枚品质上乘的和田玉扳指,从后视镜看去,钟不悔已经自顾自的拿下假发,开始熟练地用红绳系了一个总发,银杏一样的发髻盘在头顶。

    “你倒是谨慎,上个车的功夫也不忘戴着假发,”木村雄英笑得很是欣慰,见她开始隔着幕布开始更换衣服,便收回了视线,朝司机吩咐道,“高桥,开车。”

    “今天的任务很简单,把交易的信物从那个越南人手里抢到,以及,杀了他。”

    银白色的保姆车停在赌场不远处,一抹身影从车里跃下,随即便飞速的移动着,渐隐于夜色。

    “会长,”高桥神情有些犹豫,“为什么突然……让小姐又开始接任务?”

    从小姐十岁那年被会长接回日本,再到他们转移到澳洲。

    从年逾半百,到耳顺之年,不仅是随行的司机,也是照顾衣食起居的老管家,他已经陪伴小姐几乎快要十四年。

    “会长,小姐从叙利亚完成任务回来后,您不是已经说好让她不在涉手这些血腥吗?”高桥满眼都是于心不忍,“就让她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吧!”

    “高桥,你今天的话有点多了。”木村雄英眼神并未看过来,但周遭的空气却变得凌厉得不像话,“她毕竟也算是我的女儿。”

    严格意义上说,是养女。

    十四年前,他亲眼看着那个中国男人慢性毒发身亡,而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艺伎在陪伴这个男人十多年之后,正如当初毅然决然的逃离自己的身边那样,决绝的当场殉情。

    从那时起,他便从杭州把年幼的钟不悔带回日本抚养,直到现在。

    多少次看着那张神似那个男人的脸,他都恨不得一手掐死她。

    可每当钟不悔用她那双和妈妈木村遥如出一辙的杏眼看向他的时候,木村雄英的心里终究是松软了一隅。

    而钟不悔,因亲眼目睹妈妈一头撞死的惨厉现场,晕厥醒来已经产生了防御性极强的第二人格。

    察觉到这一巨大转变,木村雄英便开始对她严苛的训练。

    他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亲手杀了这个极像遥的孩子后,便通过各种方式折磨着她。

    死在别人的手上,总胜过死在他的手里。

    只可惜,不管他把她送到什么地方,她终究是残存着一口气,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她唤他“父上。”

    既是不忍心,也是看中她的能力。

    最终还是一起来到了这里。

    “高桥,”像是过了遥远的一个世纪,木村雄英缓缓睁开了双眼,神情又重新紧绷回来,“i-1号剂提纯一点,再继续补充几箱。”

    “给小姐的剂量这么快用完了?”高桥虽说疼惜钟不悔,但若切换到公事上,他也别无选择。

    “只是快一年都没用了,下午给她注射的那针是最后的一管。”

    木村雄英盯着远处灯红酒绿的赌场,那光彩耀目的casino招牌像是张开了獠牙的嘴,“以后要忙起来了,今天接到消息,顾家那小子,回来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